2005/08/21

14 奶油先生與冠軍小姐


尼泊爾前情提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在Amrit到處都遇見小哥,路上也遇到。我說:「你在跟蹤我呵!」他大笑,說:「明天妳就不會再遇見我了,我要帶客人去爬山。」Amrit大哥是有執照的登山嚮導,二哥與小哥都在學習中,他們還提供一些比較少人走的健行路線,例如去他們出生的小鎮Astam。天曉得那是哪裡。

此刻我另有打算。我不想住在Amrit了,我得找個舒服滿意的旅館,於是抱病出去hotel shopping。遇見僻處於田野間的獨棟房子(叫門沒人應),頂樓湖景超好的便宜房間(四面玻璃窗像是給鐘樓怪人住的),最後闖進一個看起來很甜蜜的白淨小旅館。老闆與老闆娘看起來都十分眼熟。仔細一想,老闆娘長得像莎瑪海耶克,老闆長得像「神鬼傳奇」裡面那個大怒神。

旅館叫做Hotel Peace Plaza。名字很宏偉,但其實是一個民宅改建的、十個房間的小民宿。才開張一個禮拜,重新粉刷過的牆,乾淨寬敞的衛浴,窗外是草地與湖景,房裡放了一張床、一張書桌、一個小櫃子,很簡單。我真正愛上的是床上的毛毯,不再是Amrit那粗薄的軍毯了,是柔軟溫暖想要把臉偎上去的長毛毯,而且是新的!屋頂有洗衣與曬衣處,很方便。

老闆娘開價五百盧比。「美金三塊如何,」我斗膽還了一個低於五折的價錢,差不多兩百一十盧比,「但我要住一個月。而且我可以付美金。」美麗的莎瑪海耶克不能作主,得請示大怒神。

大怒神長得蠻體面的。但他一自我介紹我就笑了,他是「butter」呀,奶油先生?名片遞過來一看,是Bhatar。他無所謂,說:「Why not!」

我說:「我叫Chuanfen。」他一臉疑惑覆誦:「champion?」好呀,我是冠軍小姐。我也很隨和,「Why not!」三塊錢成交!

我很高興。出發前向朋友誇下海口,說我在尼泊爾玩兩個月,只要花四萬,兩萬是機票,剩下兩萬生活費。現在談定了這個雅致的小房間,一天才一百塊台幣,我的黃金傳說大有可為。

於是又到Lumbini Restaurant吃晚餐。很多西藏人翻過喜馬拉雅山跑到尼泊爾,所以這裡有很多西藏菜餚,例如「momo」,「摸摸」,其實就是蒸餃。十個摸摸排在盤子裡,中間是一碟蕃茄辣醬。餃子餡剁得粗粗的,沾醬裡的蕃茄原形也還在,我愛極了。

胖胖的老闆娘在教小孩背英文單字,小和尚念經有口無心,我只聽懂了「c-a-b-b-a-g-e, cabbage」,其他的全聽不懂。老闆娘說公立學校不好,所以他們送孩子去上私立學校,因為私立學校比較嚴格,會督促小孩。每天有校車接送,不過很貴。

我喝masala tea。我本以為masala是一種香料,後來知道不是一種,而是「綜合」的意思。masala tea就是綜合香料茶。他們的牛奶下得重,待我把十隻蒸餃吃完,表面已經結了一層牛奶皮。用湯匙捉它出來。就在這時候,停電了。小和尚一把扔下手裡的經,一路歡呼著衝出去。老闆娘不斥不罵,呵呵一笑,就給每一桌點上蠟燭。其實本來頭上那盞燈也不過二十燭光,停不停電,差別不大。

接下來才是困難的:我得回到Amrit去做個了結。雖然當初已經明說試住兩天,但換旅館畢竟還是傷感情的事,我只慶幸小哥不在,因為我每次看著他,都會不自主的微笑。我進辦公室一坐下,大哥、二哥立刻就明白了。我也立刻明白他們明白了。Breaking up is hard to do,剩下的都是形式,該說的已經說了。

二哥刁難我。我跟二哥本來就不對頭,第一天他就想拐我去住另外一個房間,一直跟我說:「一樣的啊!」他說的是尼泊爾式的怪英文:「Same same!」幸好我即時識破。現在他要求要看第一天的收據,那天他明明也在啊,而且難道他帳本上沒有紀錄啊?待我好不容易從行李裡翻出來,他又慢吞吞的不情不願。大哥在一旁,臉色也很鬱卒。

「頭過身就過。」我在心裡自勉。

我想起傳說中,一個黑幫老大殺了一大堆人以後,開了「和平飯店」,立下規矩:此後不管什麼人,惹了什麼禍,只要跑到和平飯店,誰也不許來尋仇。名字叫和平,立意是止戈,但想也知道,這規矩本身就呼喚著所有的禍端。說不許尋仇,偏令人想尋仇,和平飯店成了兇險集散中心。是不是矗立在這樣的傳說之上呢,現在上海最具風華的飯店,就叫做「和平飯店」。

我的「和平飯店」既不傳奇也無風華,但是這個樸實的小民宿,或許恰好夠我安安穩穩的住在裡頭,消磨一個月的時光。

2 comments:

  1. hi 你好
    這篇的前情提要服務很棒
    不過好像只有這篇有啊?

    ReplyDelete
  2.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