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23

10 每個浮士德都得面對魔鬼的邀約


打退了敵人以後,我就出去認路。今天的任務是去找一個好旅館,從波卡拉回來的時候可以住。

路邊的旅館顯然嘈雜可怕,我朝巷子裡探頭探腦,發現一棟難得的新穎建築,高牆旅館Hotel Great Wall房間乾淨衛浴素雅,開價四百盧比,我僅能還到三百五。盧比對台幣約莫二比一,所以是一百多塊錢台幣。老闆Raju說:「在價錢上我沒辦法讓步,但是我會把服務做好。」我想起昨夜睡前的喃喃自語,「我得住一個好一點的旅館才行,不然我一定會生病的……。」他請我上屋頂又喝了第二杯奶茶。

大部分旅館都在頂樓設置餐廳,如果沒有的話,至少也有簡單的塑膠桌椅。Raju生得方頭大耳,輪廓很深。尼泊爾人種複雜,但外觀上大致就是兩種,一種像印度人,濃眉大眼;一種像蒙古人,跟東北亞的人種類似。Raju是像印度人的那種。他指給我看西邊的猴廟與東邊的火葬廟,在加德滿都渾濁的天空下,他像個遙指杏花村的牧童,而我是個分不清東南西北的外來者。

「你是加德滿都本地人嗎?」

「不,我是在Gorkha出生的。妳知道Gorkha嗎?」

我搖頭。我踏上尼泊爾國境才不滿二十四小時,我哪知道那是什麼地方。過了一會兒我才忽然想明白,咦,Gorkha,不就是「廓爾喀彎刀」那個「廓爾喀」嗎。那裡的人以驍勇善戰聞名,廓爾喀彎刀應該是一段征戰殺伐之後所留下的歷史象徵。如今它們成為旅客寵愛的旅遊紀念品,刀鞘與刀柄都鑲著珠寶雕著花紋,一個挨著一個躺在攤子上,看起來好像每一把刀都很親熱地窩在後面那把刀的懷裡。殺氣沒有了,它們金盆洗手,集體擺出湯匙一般的姿勢。它為什麼是彎的?二十四小時內我已經問過兩個人,廓爾喀出生的Raju是第三個,但是連他也沒能回答我。

Raju本來是老師,一年多以前買下了這家旅館改名為Hotel Great Wall。塔美爾有一家中國人經營的「長城賓館」頗有名氣,他們的英文名字是Hotel Chang Cheng,Raju誤打誤撞的取了這個名字,也沾了一點光。我向他抱怨貓熊旅館的恐怖情狀,他露出了解的神情,說:「我們不去機場搶人的。如果旅客從網路上訂了房間,我們會去接機,但是我不喜歡雇人去守在機場外面搶客人。」透過他訂了波卡拉的旅館,Nepal Guest House,三百盧比,他們會來巴士站接我,這樣我就不會再被擄走了。我謹慎的只訂了一夜,心裡很不好意思,剛才Raju問了我的行程,他知道我要在波卡拉待一個月的。「這樣可以嗎?」Raju又露出了解的神情,鄭重點個頭。

我覺得很被安慰。自從走進高牆旅館,我心裡便偷偷的大喊著:「得救了!」Raju是個生意人,但是他做生意的方式蠻有格調。他把我想買的東西賣給我,而不是拐我買他想賣的東西。離開高牆旅館的時候十分安心,今天的事情已經辦妥了,而且喝了兩杯奶茶以後,也不怎麼需要吃早餐了。

我在路上閒逛,迎面走來兩個小孩子,莫名其妙的一直跟著我,我變得很警覺。我不喜歡他們跟著,故意問些會令小孩子討厭的話,「你們怎麼沒去上學?」他們面不改色說:「放假。」我掉頭,他們也掉頭。我便直說了:「你們跟著我幹嘛?」「練習英文。」我不知道應該如何拿捏異地的分寸,怕他們打歪主意,可是又覺得不應該隨便懷疑人家。路邊有個語言學校的招牌,我佯裝有興趣,上了樓,這兩個十幾歲的小男孩像被下了咒語不能跨過那道門檻似的,站在外面大聲說:「妳想學尼泊爾語可以找我呀!」我逃上頂樓俯望,他們已經走了。

在塔美爾的辛苦就是這樣:完全沒辦法停下來。停在門口看菜單,餐館的人就出來了,Namaste;停下來看手工年曆,紙店的人就出來了,Namaste;停下來看一件毛衣的織法,手工藝品店的人就出來了,Namaste,Namaste,Namaste。不用人教也能明白,Namaste是「你好」的意思。停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路邊,仍然會有人來搭訕:「我是登山嚮導,我可以帶妳去爬山喔。」唯一可以停下來的地方是書店,而它叫做……Barns & Noble,哈哈。是啊,我也在街上看見過手繪的7-11標誌呢。

尋進一個可愛庭園去吃早餐,這樣就不必吃午餐了。只有我。隨後進來了一個男人,我們點頭為禮,寒暄兩句,他就過來跟我一起坐。這是旅行者的國際禮儀。他留著短短的小平頭,近年所有髮線後退的男人都這麼做。剛爬完ABC回來,沒有雇嚮導或挑夫,鼓勵我說一定沒問題。筆記本上畫了山,醜死了。他是拍電影的,獨立製片。這些年開始有大公司如Miramax有計畫的買獨立電影工作者的片子,但是合約裡卻夾帶媚俗條款:Miramax會辦試映會,如果觀眾不喜歡的話,片子就要改。那還獨立個頭啊?唉。每個浮士德都得面對魔鬼的邀約。

其實我並不真的關心這些。我只是很得意的想:「原來只要擺脫了我的行李,我就能做對事情,找到好旅館、認識新朋友!」跟無關的人互相說些與彼此無關的事然後擺一擺手笑一笑,是啊這才像旅行。

又亂逛,在路上被Raju逮個正著,他要陪我走。我正苦惱該如何擺脫他,卻來到了傳統市場阿山街,Raju說這裡已經出了塔美爾了。天橋上警察架起長槍,天橋下警察騎著駿馬,騎馬是為了管制交通這我了解,可是在人來人往的路口架起步槍這是幹什麼?還做瞄準狀!Raju毫不在意的呵呵笑,「為了安全。」他們穿迷彩軍服,用M16步槍,我問了兩次:「他們不是軍人?」「不是,是警察。」

和Raju一起吃晚飯。牆上掛著國王與皇后的照片,規定的。但這家餐館裡掛的是過世的國王皇后,Raju說起他們,神色黯然。尼泊爾是王國,王位是世襲的。兩千年的時候,宮廷裡發生了奇怪的事:王儲交了一個女朋友,可是國王反對,於是王儲拿槍把全家人都打死了,隨後自盡。這麼一點小事需要把全家都殺掉嗎?所有人都表示不解,可是他們既不認識李昌鈺,又不時興什麼「真相調查委員會」,所以新國王就在這樣一個破綻百出的離奇故事中登基,繼位為王了。

新國王是老國王的弟弟。如果沒有那一場血案,王位是輪不到他的。他繼位以後仍不得人望,於是毛派的勢力就變大了。但這些事情尼泊爾人是不願意談的,政治是敏感話題,足以入他們於罪。他們尤其不想跟觀光客談這些麻煩事,他們寧可維持一個平靜天真的國際形象,否則誰要來玩?Raju說得十分精準:「毛派是政府的問題,不是人民的問題。毛派是我們的問題,不是妳們的問題。」

但我竟然真的關心這些事。我不知道為什麼。跟無關的人互相說些與彼此無關的事然後莫名其妙地變得有關了起來,這也就是旅行吧?

我看了帳單,Rs266,我要付帳Raju不讓,有氣魄。變數那麼多,他怎麼知道我從波卡拉回來以後真的會去住他那邊?又沒付定金!但我就吃這一套。他跟我搏感情,我就會心甘情願的回去住。

回旅館,小個子Raj又來了,叫我去頂樓看月亮,說了些他爸爸死了現在是天上的一顆星星什麼的感性的話。他想留我在加德滿都多住幾天。

「我車票已經買好了。」

「什麼時候?」

「明天一早。」

「明天!」Raj露出痛苦狀。「不要走!多住幾天我買機票讓妳飛到波卡拉……」

我在心裡大笑,我想我看起來一定很笨,所以他才這麼願意花力氣用拙劣的方式騙我!但是他們好弱勢啊。這隻螳螂想捕蟬可是沒捕到,現在只能高舉雙臂徒勞地阻擋。他小心地靠我近些,殷殷邀我去小辦公室裡坐,要我關門,最多也就只有這樣了。這有什麼問題呢,這簡直像是魔鬼面對浮士德的邀約那般簡單。我連生氣都不必,大大方方的說「不了」,拿腳便走。什麼也不能阻止我離開,再捱一夜,我就可以永遠擺脫恐怖的貓熊旅館了。耶。我沒洗澡便鑽進睡袋,等待明天重獲新生。

4 comments:

  1. �x�A�O�N���i�C���N�����L�b�Ӧa�y�ݸɤF�@�jı�F�A�3����M�ٸ�b�γU�̨S���X�o�C

    ReplyDelete
  2. ���N�b�ѤW���A�3��Z���ö]�C

    ReplyDelete
  3. ��ֿ�֡A�)�O�ۤv���ۦb�a�W��n���Y�A���M��O���N�b�ѤW���C

    ReplyDelete
  4.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