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11

5 虛構我自己


尼泊爾的觀光簽證兩個月,既然如此,就待兩個月。旅行總是機票最貴,所以待得越久省得越多,一個便宜如尼泊爾的地方尤其如此。去診所拿了各種藥,發燒、肚子痛、拉肚子、流鼻涕、咳嗽、胃痛……。好樣的。醫生最後把我叫去問我爬山要花多少錢,怎麼計畫行程等等。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他真的對自助旅行有興趣,還是他要確認我幹嘛拿這麼多藥。排在我後面的老杯杯很快就不耐煩的跑到我後面來推我的椅子。

行前的準備一樣一樣齊全了。拿藥的意思是我預期接下來的兩個月會生病。我買了泡麵與麥片,我預期旅行中的某一個時刻,我會感激自己帶了這些家鄉味。我要帶備用眼鏡,我預期如果不帶的話我就會打破我的眼鏡,帶了才不會打破。洗了牙,帶了牙線,不這麼做的話一定會牙痛。在陳唐山掀起的LP熱潮中向朋友借來他的LP,Lonely Planet。寂寞星球。好詩意。

試了登山鞋,不磨腳,但磨腿。要穿更長一點的襪子才行。朋友丙為我安排的行前訓練是爬大屯山,所以我先爬指南宮加上猴山岳,作為行前訓練的行前訓練。護膝有點熱,登山鞋綁緊一點比較好走。不知道是登山鞋適應我的腳,還是我的腳適應登山鞋。或者大概都有。出發前一週進入後悔期,覺得唉喲好累喔,每天要爬六小時耶。坐泰航在曼谷轉機,本來打算回程順便去泰國玩玩,但是現在想想也許算了。

朋友丙喜歡爬山,近年走遍了北台灣大大小小的郊山。我們在路上換鞋子穿,她的登山鞋穿起來像穿衣服,我的穿起來像住房子。登大屯山頂有一大段蠻陡的上坡,發現我大腿很沒力。朋友丙與朋友乙都比我強,但卻是我要去爬喜馬拉雅山,噫。

一個人出去玩要有點心眼。我的嚮導Tika說他可以來巴士站接我,但我說不用。如果他來接我,他就會帶我去找旅館,於是他將成為我在尼泊爾的唯一對外通道,可是我甚至不認識他。 我打算到波卡拉以後再跟Tika見面。我自己找個旅館,向旅館打聽一下他,並且讓旅館的人知道Tika將帶我去爬山。我打算簽了約以後,裝模作樣的問他國際傳真在哪裡傳:「我的家人一直很擔心我一個人來爬山,我跟他們說我有請嚮導,他們說我又不認識你!我說我們會簽約,他們就說,要我把簽好的合約傳給他們看。真麻煩!不過我也只好跑一趟了,這樣他們比較放心。」這是說給他聽的。我不僅要讓別人知道是他帶我去爬山,而且要讓他知道別人知道。

我離開台北去了尼泊爾,但是在那裡並沒有任何人在期待我。我在那裡是一個虛構的人。我從台北真實地離開,但加德滿都或波卡拉卻不會真正感受到我的到訪。沒有人知道我去了。我在台北是寫實的,再怎麼坐在家裡,我仍然存在。但是到了尼泊爾我就太虛幻了,必須章魚一般伸出觸手,對過往路人不厭其煩拋出訊息:我來了,我在這。

5 comments:

  1. ��ڨӻ��A�p���b�x�_�Ϧӧ�u��C�C�Ѱ_�ɡA����ūΡA�����n�����G�u�o���F�A�o�b���C�v�o�˹L�F�X�ѡA�ڵo�{��ӧڤ]����@���K�O���I��P�y�C�p�e���C

    ReplyDelete
  2. ����M�I�ڦb�x�_���ɭԩp����@�ڤ��s�b�A�ۥi�Ȫ��q���r�ڡI

    ReplyDelete
  3. ���K�A���K�A�H�`�r�ǵۦ۾��C

    ReplyDelete
  4. datalom1:35 AM

    無意間逛到你的部落格,我要去尼泊爾自住旅行兩個月,但對於預算沒有概念,想請問你花了多少錢?

    ReplyDelete
  5.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