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8/14

【七之七】一年打死七個:談死刑


7 痛苦但高尚

倘若我們集體決定放棄了死刑,我將說那是一個痛苦的決定,尤其是當我又想起古怪照片簿裡大卸八塊的女子,肚破腸流的女子,頭被打扁的亞裔女子。但是,那也是一個高尚的決定。

我的論點不是生命的可貴。

我的論點是殺戮的艱難。

唯其如此,我們才保住了好人與壞人之間,那一點點的差別。


6 comments:

  1. kindkiller12:02 PM

    這個七之七的結論
    還頗像我那朋友鄭宇迪説的
    有沒有死刑是美感的問題

    只是老還記得是那本書上説過的
    法律的背後其實是經濟效益的問題

    ReplyDelete
  2. 也就是說,本質上,我們都是綁匪,哈哈。

    ReplyDelete
  3. kindkiller6:08 PM

    綁匪?
    不不不
    我們只是非洲草原上一群想吃羚羊的
    獅子

    ReplyDelete
  4. Anonymous8:43 PM

    《法律的背後其實是經濟效益的問題》

    何必放到「背後」,大可堂而皇之放到桌面啊!
    換言之,在一個有限資源的體系中,討論「正義」是無法閃躲開「分配」的思考的吧!
    -abc

    ReplyDelete
  5. Anonymous9:20 PM

    這一段論述充滿詩意呢!

    能否容我反問:
    倘若有人「決定不放棄」死刑,他能否宣稱那也是一個痛苦且高尚的決定?
    如果不能,為何?
    如果能,那這正反兩段論述的差別及意義何在?
    -abc

    ReplyDelete
  6. 如果有人決定不放棄死刑,我也願聞其詳。他應該有他的理由,可是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吶。:)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