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01

你更令我害怕。


早上隨便翻電視,被一個故事黏住了。得了普立茲獎的攝影記者去拍死囚,美國司法制度常見的戲碼:把人綁上電椅以後,暫緩執行的電話來了,又把他押解回房,如是好幾次。記者發現證物被動了手腳,最後證明死囚的槍枝只是走火,殺死警員的另有他人。但是太遲了,來不及。

後來查電視節目表,cinemax播的,叫「快門緝兇」,拜託翻這麼聳誰要看啊。但英文片名也不怎麼樣,叫Somebody Has to Shoot The Pictures。導演、演員都不是頂有名,但卻蠻有力道的。許多死刑片裡都有記者,例如「鐵案疑雲」,「卡波帝冷血告白」也算。「快門緝兇」裡的記者去見檢察官,檢察官痛陳死囚極為殘暴,他犯的罪行駭人聽聞。記者冷淡的說:「我見過他了。但和他比起來,你更令我害怕。」遂被掃地出門。

求仁得仁,哈哈。日前我聽見高檢署檢察官林占青在公開會議上發言強烈支持死刑,亦有同感。

下午去看工委會放兩部WTO抗爭紀錄片,都是韓國人拍去年在香港的事情。我喜歡第二部,Down Down WTO,美學上令我驚訝。不要指望他跟你解釋為什麼要反WTO,WTO幹了什麼壞事,何以韓國政府不拒絕一件對其人民有害的事,等等的細緻分析。片子講的是韓國農民抗議的技術、藝術與風格,而那個是有趣的。我總看見最不肯服從紀律的人在搞社運,這是第一次看見那麼遵奉紀律的社運。用那麼無害的形式……叩拜,絕食,晚上放流行歌曲跳的跟土風舞差不多。當抗議團體被圍在狹窄的空間,臨著維多利亞港,眾人困乏氣弱,韓國農民卻穿上救生衣,一個一個跳進冷海裡去。當香港警方噴灑剛買的胡椒噴霧,韓國農民用保鮮膜把眼睛一圈一圈包起來。啊,楚雖三戶,亡秦必楚!

2 comments:

  1. vampire7:57 PM

    極致正義的恨意確實令人害怕,
    因為那個標準完全不由分說。

    ReplyDelete
  2. just a passenger10:24 PM

    看到你最後幾個字的註解,從心裡笑了開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