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07

謝主隆恩


恩主關公:

我媽媽很喜歡你的廟。她搬到台中這麼多年了,來台北找我還是一定要去拜你,不知道是為了見我還是見你。法會很複雜,大致上就是自知脆弱而請求保護,有時候聽一卷經文就得了保護,有時候點一盞燈,有時候把名字丟進一個小罐子裡什麼的。是你還是我媽媽保護了我,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媽說是你,那就是你吧。她幫我許了願,說拿到獎學金要來還願,所以我就來了。

朋友們都為我高興,我覺得好像每個人都頒了一個獎學金給我。好吧,我答應選一個可以讓他們打地鋪的宿舍。丹麥最便宜,而荷蘭真貴,十二平方公尺不含衛浴,要價三百歐元。得再打聽打聽,應該可以找到城市外圍的區域吧。在德國要待一年,住好一點,說不定租古怪的小閣樓來住。旅行前的想像最是美好。

也不是大家都那麼好心,壞心的朋友幸災樂禍說你死定了你得唸書寫論文囉!擔憂的朋友說喂你也不能真的不去上課吧。我去查了,最後半年要寫論文,但是才兩萬字。十五頁而已。嘻嘻。上課嗎,我雖然後來學壞了,但還是好孩子出身,要念到當掉也不容易啊。

會讀。但不會苦讀。昨天重看「駭客倫理與資訊時代精神」,還是很被安慰!那書講的是一種信念,不相信時間的壓縮與財富的累積,不相信苦修一般的工作——「大部分的工作都無法滋養靈魂」,我在另一本書裡讀到過的句子。駭客相信樂趣。可以徹夜不眠但不以為苦的那種樂趣,自己不知道高興個什麼勁的樂趣。

我對全球化有興趣,對寫新聞有興趣。我對媒體政策、傳播理論、學術生涯沒興趣。可以學習的事情,有許多座落在教室外,我抱著旅人而不是留學生的心情,去唸書和玩樂。繼續做一個體制外的鬼魂,繼續做一隻瘋老鼠,這次食物的補給,應該可以讓我繼續無謂地踏動轉輪,而且心情還不錯。

不忘初衷:事情的開端本來就是想去歐洲玩的。事情的結束也應該就是去歐洲玩。玩樂是滋養靈魂的事,我輩駭客不必臉紅。與其臉紅,不如來拜恩主關公。

以上,謝主隆恩。

6 comments:

  1. 恩主豆公1:38 PM

    平身。免拜。只要為我留一個地舖空間,隨便你去旅行、去讀書、去立志還是去還願。
    基本上,我只對全球跑來跑去化有興趣,有這樣的研究所嗎?

    ReplyDelete
  2. 小黛6:57 PM

    呵呵,真可愛又真切,如果恩主公理解,一定會微笑吧。

    ReplyDelete
  3. Bulan7:01 PM

    一個月沒來,竟然發生那麼好的事情.
    非常恭喜妳.
    一直覺得妳就是能成功,心裡面也還是忍不住忐忑等待;
    另一方面也覺得不捨呢!
    不過,像妳這麼聰明慧黠的人,能到歐洲體驗當地生活,我深信在未來一定可以看到妳更多更棒的書寫.
    我講的很嚴肅,卻非常替妳感到開心.
    預祝妳順利平安

    ReplyDelete
  4. turtle12:52 AM

    嗨嗨!昨天有留言給妳,你有聽到嗎?

    受人之託,來請問妳是否能參加一場座談。
    方便回我一個消息嗎?

    ReplyDelete
  5. 咦,那本書還在ㄚ。那沒啥好說的囉,旅行團駕到時,我睡床上你睡地板囉,嘿嘿。

    順便跟恩主關公告解一下:

    以前偶天天路過你家,但是沒有一天進去拜過你,看在阿逆假剛跟你講了一大篇交心話,順便饒了偶吧。你如果有保佑偶去歐洲旅遊,偶一定會去搶一點阿逆假獎學金的零頭回來給你添香油錢的。拜託保佑保佑。

    (跪~~~~)

    ReplyDelete
  6. 迷信者3:52 AM

    恩主公真的有保庇。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