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2/28

【岔題】骯髒兩個月


待在尼泊爾兩個月,然後回到台北,也兩個月了。很惆悵。


就是沒辦法待在台北而維持那樣的清靜。最近只不過是想為一場演講做個Flash玩玩罷了,就又墮回了在電腦前長坐的惡習。而且怎麼做都做不好,嘟著嘴生氣。尼泊爾是回不去的我知道。別人的遊記廉價的說他前世一定在這喜馬拉雅山脈什麼什麼的,我覺得好蠢,心想,「我看你上輩子八成是一頭犛牛。」

我讀尼泊爾的部落格多少是因為惆悵之故。那一場惡戰好像張琪和謝雷,「傻瓜與野丫頭」:「妳不叫傻瓜/不會把妳罵/你不叫丫頭/不會把野撒」。讀了書的人用身段來吵架,可是核心的情緒模式還是那樣的。那女生好悍,有人比我兇的感覺真好,而那又是一件我離開了的事情。

好冷。加件衣服。

5 comments:

  1. 這邊又下雪了,聽說要連下三天。下雪時其實並不冷,適合讀書,特別有份清明與安定。但是關多天了也會長出悶氣來ㄚ,SARS時被隔離的人還有衛生局送便當咧,閉關的人只有水餃、泡麵、麵包。所以,也不成天天過年嘛,亂哄一下自己春假很快就會到囉。

    ReplyDelete
  2. 已經上網三小時的vampire2:05 PM

    就像我剛從山中旅者回到都市生活,也超級不滿意。為啥就難有那份清明、直覺、及能量的行雲流水?來組個「革除惡習研習班」到是真的。

    ReplyDelete
  3. maomao9:48 PM

    我聯想到你夢裡的小嬰兒和我的狗,可恨這是作不完的功課,途中還要遇見許多刺眼的愚蠢來氣人.別氣別氣!

    ReplyDelete
  4. 「其實坐禪並不僅僅是為了通體舒暢,這麼想是注定要失敗的。我們會一上坐就懷疑自己做錯了:即使是最沈穩的禪定高手,也會經歷心理與生理的痛楚。坐禪能呈現出我們的真相,包括困惑與清明。這種徹底接納自己的態度——單純而直接的面對自己——就是所謂的友愛。」

    「一旦開始放鬆地與自己共處,坐禪就變成了自我轉化的過程。只有不說教、不嚴酷、不自欺的面對自己,才能放下那些有害的習性。缺少了友愛,棄絕舊有習性的過程往往會變成一種自虐。」

    昨天睡前讀到的,佩瑪丘卓。轉逆境為喜悅。

    ReplyDelete
  5.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