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16

【靈感書19】飄洋過海來看你

「悲傷有很多過程,我都經歷過,」台上這位美國老太太一字一字清晰的說。她的女兒被謀殺了,後方的螢幕上映出一個年輕女子帶著一隻狼狗在戶外,健康開心的樣子。

「其中一個階段是否認。當作這事沒發生。有一天我看見一件藍色洋裝很漂亮,我把它從衣架上拿下來,心想,這剛好是我女兒的size。衣服拿到手裡了我才想起來,不對,她不在了。」

老太太叫做阿芭‧蓋兒(Aba Gayle)。失去女兒以後,她在各種宗教、哲學裡尋找答案,經歷漫漫長路,她決定了她對死刑的立場:「我不相信謀殺,不管那謀殺發生在家裡、街頭、荒郊野外,還是刑場。」

這一天外面好熱好熱,會場裡冷氣好冷好冷,可是這幾位「謀殺案受害者家屬人權促進會」(MVFHR)的成員,在廢死聯盟辦的「飄洋過海來看你」座談會裡,娓娓訴說他們的心路歷程、他們的想法,又令台下的人心裡深沈的震動。我注意到一個有意思的細節,那就是好幾位都用了「榮耀」這個字眼,honor。

瑞尼‧庫欣(Renny Cushing)說,他父親與他自己本來就反對死刑,他不願意屈從於這件謀殺罪行,這個罪行奪走了他父親的生命,但他絕不容許父親的信念也被奪走,所以,反對死刑,是榮耀父親。阿芭‧蓋兒則說,站出來成為反死刑的運動者,傳遞愛,才能榮耀女兒在世間留給她的回憶。

這一點饒富深意。支持死刑的受害者家屬,也是同樣基於對逝者的感情,同樣地想要以某種努力來使逝者的生命值得、並繼續發光。說到底,死刑議題之所以具備那樣濃烈的情緒爆發性,是因為支持與反對的意見底層,都有著豐沛的情感。

我舉手問阿芭‧蓋兒,「妳有沒有遇過支持死刑的受害者家屬呢?可不可以跟我們分享這些相遇的經驗?」她說,以一貫的誠懇溫慈:「我不跟人爭論,因為爭論是沒有贏家的。我只是以身作則的活著,我相信愛,我就四處去監所探望受刑人,做我相信的事情。當我看到受害者家屬那麼痛苦,我也很痛,我真的很希望能幫上忙,不過,我不會告訴別人,他『應該』怎麼感覺、怎麼想、怎麼做。我只希望也許我種下一個小小的種子。在他心裡。說不定以後種子就會發芽。」

後來一個參與活動的網友來留言:「非常奇怪像接受了一場療癒之旅。」這件事情最奇怪的就是,我們本來並沒覺得自己有受傷啊……卻在聽了以後感覺好像隱藏的傷口被發現了,然後又癒合了。他們真的是「一滴淚光照亮世界」。「失去」了最多的人,現在卻成為「給予」的人。

5 comments:

  1. 哈羅
    粉久不見
    我是以前女研社的學妹
    這裡年接觸了一個特殊德國的方法
    剛翻譯一本書出版
    一個奧地利的另類女性主義者醫師用這方法
    治療了疑難雜症
    無須藥物!!!
    只需要找出共業與和解
    很多事生死的議題

    原創人事從道德經得到啟發的


    也許
    你會覺得有趣
    因為這個方法也探討到死亡與死刑
    愛與報復

    有興趣回信給我在聊囉

    祝 好

    小魚
    littlefishbooks@yahoo.com.tw

    ReplyDelete
  2. 因為這一篇文章
    我想你也許aˋ目前有機緣能體會與明白這個方法
    所以 分享一下

    當然

    一切隨緣....

    ReplyDelete
  3. 哈羅

    告知學姊一聲

    我已轉貼您的佳文兩篇
    到這裡了

    家族排列面面觀

    http://tw.myblog.yahoo.com/constellation_in_taiwan/

    ReplyDelete
  4. Anonymous1:21 PM

    張小姐您好:有位方先生在﹝五月柱下﹞這格網誌裡發表了一篇:世上最好吃的東西 - 回應張娟芬小姐『【靈感書19】飄洋過海來看你』
    http://nightdown.blogspot.com/2010/07/19.html

    我想您一定要去仔細閱讀這篇文章,因為他這篇文章中,對於您的文章觀點做了全面性的批判,而且言之有物

    希望您在閱讀完方先生的文章之後,也能夠適當回應他對於您這篇文章的質疑。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