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15

不管寫什麼都忍不住要岔題



吳叡人的辭職聲明,我從國中時保存到現在,海內孤本了吧我想。(不成為「本」。海內孤「頁」。)聲明有著某種純粹真摯的品質。唐吉訶德式的人物。

十年前與吳叡人見過一面,牽來牽去,四人一起去唱了一場KTV。我的同事是他的朋友。我向同事炫耀說:「我還有那份辭職聲明喔!」同事非常驚訝,說:「真的嗎?他自己都沒有了耶!可不可以借來看一下?」我說好,心裡開始滴血。這不是擺明了有去無回嗎?我非常捨不得,早知道惦惦不就沒事!也只能做最壞的打算:如果他開口跟我要,我就留一份影印本吧。

一個禮拜後,吳叡人謙謙君子,把辭職聲明還我。

那天大家唱得挺開心,沒說什麼正經話,或者我不記得了;我只是記得他並不像唐吉訶德。他沈潛了很久,緊緊抓著一個自己想要的標準,繼續沈著,潛著。

不久後在人間副刊讀到他的散文,「洪水淹沒我們的靈魂」,印證了我的浮淺觀察:他是個哈姆雷特。就是錢永祥在「青春之歌」後記裡所說的,懷疑多思的哈姆雷特。想很多,也許想太多,而幹不了什麼事的哈姆雷特。

今天他念的仍然是個跟辭職有關的聲明,只不過,不是他自己辭職。我動容微笑,感覺他浮上來了,又變成一個唐吉訶德。我並不全然贊同,那種還把民進黨當作弱勢在野黨的情緒。民進黨已經執政了,此刻就正在執政,我沒有聽過執政黨要監督在野黨、讓在野黨改革的。我也不同意,把民主目標(之一)設在防止國民黨復辟。政黨政治不能以對某政黨的仇恨為基礎;當我們說「台灣這塊土地」怎麼怎麼樣的時候,總也得把國民黨包括進去吧?

這大概是針對綠營的策略性發言,令我微笑。非常精準的言說策略,有一點唐吉訶德經驗的人應該都會明白。

我很同意他將道德置放於政治的核心位置,並且明確指出未來方向:重建進步的本土性。他是怎麼說的我無法重述,電視台只會重播那最淺白的「不要比爛」;但是那純粹與真摯,令我動容。也許他變成一個哈姆雷特式的唐吉訶德了?我並不了解。不過十年後我已經捨得了;我想那海內孤頁,還是應當還給他。

4 comments:

  1. hamper1:13 PM

    原來我是哈姆雷特!!!

    但不知版主覺得自己是啥個人物呢?

    ReplyDelete
  2. deadcat5:04 PM

    反覆多看了好幾遍。覺得這篇文章終於應和了部落格副標題裡的「大鳴大放」。

    趕快多看幾遍,這種痛快筆調在這裡好像不常有。真是大放送~~~

    ReplyDelete
  3. 原來你也是"親綠學者"
    有種

    那天看記者會
    一直以為中間拿麥克風的一個女生是你
    結果字幕打出來:
    范雲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