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09

國中:搞鬼


松山路一直到底,開始爬坡,走十五分鐘以後,就到永春國中。大門口是毫不含糊的一段樓梯,女生班在莊敬樓,男生班請繼續再爬兩大段樓梯,在自強樓。

我們是升學率很爛的一個學校,學區也不好。每年大約有五個男生五個女生考上第一志願。可是老師們其實教得挺好的。最有名的校友是費玉清。校歌很好聽,很輕快:「山川秀麗,松柏堅貞,巍峨學府,大道是行。身心手腦平衡,陶冶新青年,德智體群並重,培育好國民。復興中華文化,增進科學智能,實踐生活須知,發揮服務精神。創造時代,鼓舞群倫,永春國中,國中永春!」最後兩句有個困難的降半音,容易走調。

我成績很好,眼看是會考上北一女的。要聯考了該填志願了,我第一志願填師大附中。我覺得他們校風比較開明比較酷。老師們輪番來找我,談到第二個我就棄守了,並不是因為被說服,只是沒有本事堅持到底。

等到我坐進考場,壞念頭又來了。最後一科考社會,我起了二心,決定來控制一下分數。師大附中招生人數少,分數的上下限範圍很窄,大概才差三分。我加加減減估計自己已經考了幾分,決定一整個大題都不要填,說不定就有機會。這估計的每一步驟都是靠不住的:我並不真的知道自己已經拿了幾分,也不知道今年的錄取成績會比往年高還是低;但我還是這麼幹了,反正總得試試。

結果就是那樣:我進了北一女。很多年沒想起這件事。我想我那時是真心的藐視這個制度,所以分數只有工具性的意義,送我往前推進一格,以便於早點脫離這個鳥系統。不是公正的評鑑,不是榮譽,不是成就,不是任何「越多越好」、「精益求精」的東西。如果十塊錢就可以買一張車票抵達某處,你幹嘛花十五塊?

挫折經驗也有的。國三的時候學校推薦我去參加數學資優甄試,在師大上課與住宿,忘記是多久,一、兩個禮拜吧。我去了,如墜五里霧中,因為並不是從國三的數學開始往上教,而是教一些我直到後來唸完社會組高三都沒有念到的東西。更怪的是同學們早已互相認識,他們每週末都到師大數學系去上課,所以大概中間有一個我所不知的神秘過程。我很納悶,也完全跟不上,所以沒有被保送,才有後來的搞鬼案。

不過我的反應倒是很平靜。老師認為我沒有盡全力,但我告訴他我盡全力了。我在日記裡說,「也許順水推舟的承認未盡全力,是給自己一點『面子』,但我寧可承認失敗,因為失敗是我的權利。」

我以為我從來不在乎分數,不過看了小學日記才知,小學的時候是在乎的,一天到晚在說贏誰輸誰,有那小孩子的激動與興奮。所以大約是國中的時候不知怎麼想通了。原來不是本質,是建構,呵呵。

有一年在婦女新知的募款餐會上見到當年的導師,嚇得屁滾尿流,因為以前曾經批評她,把她弄哭了。如今永春國中已經改制為永春高中,不知道誰還在而誰不在。那個嚴肅而尖銳的小女生,呵呵,也在也不在。

10 comments:

  1. 真有趣
    這讓我也想起來以前高中去推甄的一件往事
    待會來寫寫好了...這裡好像沒有提供 trackback ?!

    ReplyDelete
  2. 你明明就很愛贏
    而且一定要自己當裁判

    ReplyDelete
  3. To Terri: 還沒回信妳就自己找到trackback了!咦,不過好像也只是做做樣子嗎,並沒有真的連過去呢??

    To k2: 你贏了。*聳聳肩*

    ReplyDelete
  4. 我也以為我找到了
    可是好像沒有真的用成

    是說無名的系統比較難用嗎?

    please enlighten me.

    ReplyDelete
  5. Anonymous11:03 AM

    剛剛看到您寫的校歌,讓我想起以前國中種種時的回憶,以前我是學校的樂隊,每天早上升旗時就是由我們在演奏,也想起每天要爬到自強樓的五樓上課,冬天時寒風的怒吼聲從窗戶邊傳來,只可惜現在的永春國中已經不見了,只留下20年前的回憶,謝謝妳的校歌!!!

    ReplyDelete
  6. 每次校歌大家只唱最後一句 前面什麼歌詞都沒人記得 ....

    ReplyDelete
  7. 永春國中的校友也來推一下,我是1993年畢業的,幾乎都快忘記以前的校歌了。當年我也是樂隊的,真是想念與薩克斯風為伍的日子....現在覺得有點淡淡的哀傷,因為莊敬樓、自強樓的建築物都還在,但已改了名字,改制永春高中之後,我的國中母校就此消失!

    ReplyDelete
  8. 居然又遇到永春國中校友,歡迎歡迎……還記得那天梯一路向上。我們的舊夢就被「改制」了啊!

    ReplyDelete
  9. Karen1:37 AM

    我是半個永春校友,國三轉到景美國中,還是比較喜歡永春...

    ReplyDelete
  10. 66年次 到現在還會唱校歌 雖然我當年不是樂隊的 但我現在從事管樂教學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