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04

理想的下午


讀史鐵生《病隙碎筆》,笑。讚嘆的笑。笑多了以後就心生歹念,想查禁它。他這樣寫命運、宗教、愛情、疾病、生死,以後別人還怎麼寫?這是最扼殺創作的東西啦。幸好後半本寫得並不好,那我就放心了。

然後去看《星際大奇航》,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好像很少人提到這部片,大概不賣,但我一直惦記著它,因為廣告做太好。海報上是一個圓頭的「憂鬱症機器人」,嘴角下垂,可憐兮兮的,廣告詞僅一句:「我的電影為什麼還沒上演?」

結果很好笑,但大家都不笑,害我只能收斂的笑。有一段是這樣:有一種外星人,相信一切生命起源於一個怪物打了一個大噴嚏。所以他們的佈道大會最末,應該要說「阿門」的時候,所有人便「哈啾!」用力打個噴嚏,而牧師則說:「Bless you.」

西方禮儀。旁人打噴嚏,識與不識都要說bless you。所以好笑。

裡面威力最強大的槍,是被打的人會用槍手的心態想事情。這槍是憤怒的家庭主婦發明的,因為她們的先生太豬頭,怎麼講都不懂,對他開一槍就行了。

我們把那槍送給史鐵生怎麼樣?

2 comments:

  1. 小豆子2:13 PM

    好巧,我也看了這部怪片,在飛回台灣的飛機上。萬物的道理是「42」,但我已經43了,還在想長大以後要幹嘛。不如你打我一槍,就能明白我丟你東西時的心情…我被你一嚇,自己都忘記了。

    ReplyDelete
  2. 不不不,應該你聽音樂的時候打我一槍,我吃魔菇的時候打你一槍,這樣大家豈不快活。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