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12

【岔題】魔菇記


剛開始連瓶啤酒也比不上的毫無感覺。於是半塊之後又吃半塊。就當作是巧克力吧。

升起的感覺不是喝酒呼飯的溫熱感。是悶在胸口的一點點嘔吐感。不昏沈,但想閉上眼睛。聽Nana。變得很專心很專心,像打坐坐得極好極好那樣的銳利,Nana的歌聲莊嚴神聖,她就是世界了,視覺是抽象的顏色線條變化,有點像media player的畫面,很多漣漪式的、駭客任務裡史密斯探員式的視覺。想要搖晃,所以開始搖晃。頭是一個重心不斷改變的重物,它自己知道要去哪裡。意識沒有退去也沒有扭曲,只是袖手旁觀。聲音是領航員,世界是悠遠的宮殿,色調偏白,希臘小島水泥牆上白漆的那種沈穩的白,知道在微笑。

Nana的美聲忽然發起抖來,跳片了。張開眼睛起來換一張CD,不顛躓、不昏茫,不像酒醉的無法回頭,像是可以在打坐狀態與平常狀態間快速切換,開關是睜眼閉眼。聽Piano。以前很喜歡的,聽得很熟,但是回到沙發上一閉眼就很清楚的抗拒,這個我不喜歡我不要聽。還是放Nana,又舒服地進入她的世界,綿長、連續、和諧、渾然一體。

然後又跳片了,好像我在一個營帳裡,可是忽然有隻手從頂上把營帳抽走了。聽Shirley Horn,我其實也不知道她是誰,CD都不是我的。封面是個歐巴桑。感受很直接,跟她一拍即合,毫無二心的又追隨她去了。好細節的聽著,每一個字都有聽到。每一首歌的情緒不一樣,有時低迴,有時輕快,腦子裡播放的畫面依音樂情緒不同而有不同的調性,偶爾有一些具象的一點的東西,比如說鯨魚,椰子樹。搖得更厲害些,仍然是舒緩的傻氣的搖,但驅力比較大,頭很重,有點累了,但倒下很快就想再坐起來搖。有一首歌聽見她唱paradise,深深地快樂。有一首歌唱著「你可以要我為你做任何事/我會為你做任何事/任何事」,害我搖頭搖得像波浪鼓似的。

聽完了,很滿足。想換個快一點的音樂聽聽看會怎樣。Ally McBeal,我喜歡Vonda Shepard的聲音,平常也聽得很熟。她才唱一句我就又不要了,愛恨分明。進得去的那些音樂聽起來所有細節都清晰無比,進不去的那些卻裹著一層翳似的嗡嗡嗡。回到Shirley Horn,角雪莉。又沈進去。雖說也像清明之夢,但差別是會專心跟隨音樂的帶領,不會天馬行空跟隨自己的意志或心事。意識是在的,但是集中在音樂與自己頭顱的轉速上。盤坐的腳麻了就換姿勢,踩在地上時不喜歡地板的冰冷,自然會找到拖鞋踩著。膝上鋪著毛毯,有時將臉埋上去,撒嬌的磨蹭。有時向右倒在沙發上,有時向左。傻氣的放鬆著。搖頭的時候聽見頭裡面液體搖動的聲音,咕嚕咕嚕,有氣泡。室友出來探望我好不好,我便自然的收斂些,說話聲音變得低沈因而感覺十分莊嚴。

累了,有點捨不得,也似乎稍微有點醒。晚了,看見一個朋友的窗口是亮著的,打電話給他。我們一起呼過飯,所以報告一下魔菇心得,知道自己講得稀里呼嚕的。他告訴我更為魔幻的情節,他媽媽跟女生同居了,這消息真下飯!

電話掛了以後室友又出來看我,我太吵了。既然稍微醒來了也就向她報告心得。不過什麼都不能安慰她了。魔菇是她的,我們本來打算一人半塊分而食之,現在她的份已經被我吃掉了。她度過妒恨交加的一夜,我則帶著殘餘的效力上床,依稀記得在變形蟲與螺絲起子的花紋裡睡去。

3 comments:

  1. vampire11:35 PM

    哇,這種難得的癲狂真有點吸引人。

    ReplyDelete
  2. Anonymous12:29 AM

    嘿嘿,我下個月春暖花開也要來吃.因為老爺說,吃這個要精神狀況好一點,所以對於有寒冷憂鬱的我來說,三月還不行,要四月..

    被你一個人幹光了....你真是太狠了.

    咪咪叫

    ReplyDelete
  3. little pea5:03 PM

    氣死氣死氣死我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