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28

【岔題】關於高雄的二三事


去演講是幌子,雖然講了兩場;真正的目的是見朋友。

答應了以後就只好準備演講內容啦。三年前出的書其實不大記得了,但以讀者的身份重新再看一次,每每微笑。那是一個大觀園,或者一幅清明上河圖;那裡面有好多好多的小人兒,有的挑著扁擔賣燒餅,有的是茶館的跑堂,有的一付進京趕考的模樣。每個人都不一樣,而我讀著讀著,好鮮明的想起她們說話的場景、聲音、表情。這種東西沒辦法做summary,只能說點「截稿後消息」,陪讀者們閒嗑牙。

然後晚上再陪一ㄊㄨㄚ。都是男同志,我假設他們不會太有興趣吧,但出乎意料之外的,他們好奇極了,舉一反三的比較著女同志與男同志世界的異同。我本來預想,我們大概很快就沒話講了,那我就要叫他們看「阿奇里斯來了」;結果大家聊得太開心,散場了我才想起來忘記講!

這些傢伙很寶。某甲問道:「我想問大家,你們在成長的過程中有模仿過誰嗎?」大家面面相覷,都覺得有「欣賞」,但沒有「模仿」。某乙指著身旁一個蘋果臉小男生說:「難道你看不出來他是蔡依林嗎?」那個蘋果當場就在哄笑中熟透了。

隔天爬柴山、吃印度菜、回家補眠、吃日本料理、遊愛河、逛電影圖書館、又回家睡覺。有的朋友十年未見了,有的雖然有見,但是沒有機會深刻的說話。這麼多年過去,我們都變了。於是面對面的時候,我們都很忙:一面比較對方的現在與過去,一面從對方的瞳仁倒影中,比較自己的現在與過去。

想起久未想起的Adrienne Rich的話……約莫是說,我們要建立榮譽的關係,我要學著對妳說實話。那並不表示我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妳;而是說,我會珍惜每一個可能性。原文應該更好,被我寫壞了,改天把它找出來。

我們需要重新認識。我想要和妳們重新認識。有一個舊日的我寄存在妳的瞳仁裡,我想和她重新認識;我也將慷慨的借妳我的眼睛,以及裡面那個舊日的妳。

我變了。那妳呢。

4 comments:

  1. 我也便了。Thanks for asking.

    ReplyDelete
  2. deadcat10:53 AM

    那大概是因為這本書是屬於我輩年輕人的入門書吧。最近又因為寫報告的緣故拿出來看。

    前幾天成為研究室人手傳閱的一本書,
    想要告訴人們這這那那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語塞的時候,塞給他(她)一本,還是很有用的。

    讀的人也每每微笑。

    ReplyDelete
  3. 嘻嘻嘻。記得把你的書要回來,叫他們自己去買。:D

    ReplyDelete
  4. deadcat12:00 AM

    結果全成了慈善事業啊,根本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