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26

龍來了


再三節課,第二門課就結束了。而我打算翹最後一堂,所以就剩下兩堂了。昨天已經報告完,今天再寫明天的作業就十分偷懶,呵,心先飛掉了。上禮拜覺得過得很忙亂,事情紛至杳來沒得停歇,去哥本哈根也忙著把事辦完,天氣陰鬱,不覺得在玩。哥本哈根是個比較大的阿胡斯,城市基本配置的方位都一樣,嬉皮城市殘破有點令人失望,回程的渡輪天色已黑,船尾噴濺水霧,很蒼茫,有餘韻。

跟小豆在網上聊天,她說:「妳一定不相信,我現在每天都去圖書館!」我當然不相信,說:「幹嘛?」「看書啊!」我心底升起一種恐怖的感覺,我們那個愛買和愛念的故事,難道就要成真嗎?我來這裡可買了一件暖夾克,一件長褲,一件外套,一頂帽子,此外還很喜歡去超級市場。

以前我總是看了書說給她聽。她若聽了喜歡,就跑去跟學生臭蓋。而她總是買東西回來,有時候是照顧我,有時候說是要氣死我,其實多少還是照顧我。現在小豆沒有我了,我沒有小豆了,我只好買,她只好念。兩人都現出原形。

近來的感悟是葉公好龍。他喜歡龍,一天到晚畫龍,讚美龍;但是真的看見龍的時候,他嚇暈了。我們都這樣啊,許願的時候要小心,可能會成真。我嚷嚷著要一隻龍,現在龍可不來了嗎?有時候我抱怨,這麼忙都沒有時間出去玩啊。但是歪頭看一下天空又覺得,這明明是我最喜歡的玩法,在異國,走一段歧路。是非成敗轉頭空。

小豆問我要寄什麼東西給我,我想不出。沒有缺什麼耶。可見對台北的歸屬感毫髮無傷。不就會回去嗎,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終於吃了此地頗負盛名的中國餐館,中國同學已經告訴過我「都是油炸的,簡直是侮蔑中國菜」,結果因為沒有期待,就覺得挺好吃。好歹也是米飯嘛。想到年底就要搬家了,一切從簡,但是等到到了荷蘭,也許忍不住買個電鍋。現在常去隔壁棟的越南女生那裡混一頓米飯吃。難怪沒缺什麼,都化緣化來了嘛,呵呵。

跟德國同學學一點德文。不知道他能支撐到什麼時候,瓶頸很快就會出現了吧。學新語言是返老還童的好方法,牙牙學語,心智年齡剩下三歲。就這樣在時空的海洋裡載沈載浮,龍來了。

5 comments:

  1. 小豆子8:14 AM

    今天就要在研究所課堂上跟學生臭蓋羅藍巴特了。我終於讀得下去,但不確定有沒有讀懂。
    我的原形不是愛念,是想念。

    ReplyDelete
  2. 科科科
    好肉麻

    ReplyDelete
  3. Anonymous11:15 PM

    chhing2001:
    也許阿胡斯的空氣.街道真的比哥本哈根乾淨(比較沒有外來的觀光客的破壞..)
    是坐渡輪過去的?希望下此也能試試看!
    因為電車真的很貴呢!
    能告訴我從哪個港口往返嗎?

    ReplyDelete
  4. 小樹娘12:05 AM

    你可比葉公強多了,還在一步步逼視著你的龍。但我想是沒得細看了,轉眼又要去荷蘭,好快呀!

    ReplyDelete
  5. 不知道港口的名字,不過,搭巴士從阿胡斯往哥本哈根,整輛車就會開上渡輪,一個多小時以後再整輛車開下來。240克朗,但平常日學生票半價。單獨坐渡輪不划算。火車貴,而且過了二十六歲就不能再買便宜的年輕票了,好可惜啊,我十年前就過了,哈哈哈。不過提前七天卻可以買一種不能改時間的橘色票,也是半價。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