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12

梳頭


要用一個新的髮夾,但老是弄不好。猜想那個流線型的弧度,是應該像髮簪那樣用,盤起頭髮往中心準確地刺下。但是我不會,又看不見自己的後腦勺。咦,繞到後面不就好了?我讓自己坐下,站在她身後,對呀這樣多容易呢,我攏起她的頭髮,那確實是我沒錯,瘦伶伶的肩膀。在悟出怎麼用髮簪以前,醒過來。

寫完第二門課的期末作業以後。四千字的自我抄襲,然後做了這個聊齋一般的夢。也可能是看魚缸裡的魚才夢的,紅色的小魚死掉以後變成白色落在缸底,身上留下大魚的齒模;過幾小時再看,剩下的部分愈來愈少,其他紅色的小魚也紛紛跑來咬一口了;才發現原來魚吃魚也是不吃骨頭的。

好夢。一點也不恐怖的,幫自己梳頭,好像我跟自己是好朋友那般溫暖親近。可惜為什麼不研究出怎麼用髮簪以後再醒過來呢?機會難得呀,看著自己的後腦勺。

4 comments:

  1. 用匿名比不匿名好2:40 AM

    鏡像誤識?!
    還是「相愛的人才會彼此明白?」

    4000字的自我抄襲?
    想必相當具有情感的熱度。
    是只有情人對情人才會寫得出來的那一種。

    就像莊主跟茉莉的彼此追尋吧。
    字字燙手,用命來寫。
    寫完,恐怕確實不剩骨頭。

    不如改天邀君一搏,一起參加這個遊戲吧?

    ReplyDelete
  2. hamper7:04 PM

    好想看看那支髮夾到底長怎樣喔!

    可以拍張照po來瞧瞧嗎?

    搞不好我知道怎麼用。

    ReplyDelete
  3. 我上網查到一些怎麼用髮簪的圖解,還是看不懂,我看是算了,剪掉比較快,呵呵。

    ReplyDelete
  4. hamper10:40 AM

    呵呵!你要剪頭髮啊?

    我是比較喜歡你短頭髮的樣子。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