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22

物,物,物


去見另一個advisor。我是阿胡斯大學的學生,也是丹麥新聞學院的學生,兩邊的人都要見,我也搞不清。明天有課,新生訓練。

這裡跟舍監講話的辦法是在他的信箱裡留信給他。但有兩個信箱,不知哪一個才是他的。我問人,他說剛剛才見到他們走過去啊。我問問舍監穿什麼衣服,出去果然看見兩個人。跑去找他們說話,他說會來修我的洗臉盆漏水的小問題。舍監眼睛藍藍的,好看的大鬍子老人。

然後坐車去丹麥新聞學院。坐昨夜精心研究過的路線,轉一次車、走一點路。在火車站吃了50克朗的自助餐,但一杯雪碧要20克朗。想買件浴袍但是買不下手,再看看吧。根據我從我爹那裡污來的鐘,室內總是二十六度左右,可是早上、剛洗完澡以後,感覺還是有點冷啊。

昨晚經過其他宿舍,晚上了,亮起燈,可以看進去,赫然驚覺本宿舍真是豬圈啊,人家的宿舍掛著竹簾可優雅得很呢?但換個角度想,那就會嚴格執行一些輪流打掃的規矩吧。我們這裡可恐怖了。咖啡機上咖啡壺不知去向,我打開濾紙槽,赫,發霉了。今天垃圾桶旁出現一行字:「請問:當垃圾已經滿了的時候,你又繼續把垃圾丟進去,會發生什麼事?」哈哈哈。沒事啊。自然會不見嘛。

天天下雨,看樣子得買一把傘。終結一個生活都是關於物的,哪些東西收起來,哪些東西不要了,哪些東西後面拖著看不見的絲線,牽出一些往事。一個東西可以喚出一段過去,且那段過去非要依附在一個東西上面不可,好像靈魂不能沒有身體。物品就是往事的身體。旅程是一個過渡,身體與靈魂一併縮擠在一個小箱子裡。開始一個新生活也是關於物的,買茶來好喝茶,買webcam來把昔日室友變成網友。

5 comments:

  1. 小豆子6:15 AM

    豬羅當然住豬圈啊。你忘記我們政大二街的家原本也是豬圈改建的嗎?我還在生病,整天沒出門。等買了Webcam再來網交。

    ReplyDelete
  2. 大寬2:19 PM

    請post 張玉照吧! 這麼久沒見了...

    ReplyDelete
  3. 能冒險 真好

    ReplyDelete
  4. vampire1:10 AM

    我喜歡這篇講物的。
    一人獨居時會特別留意物的歷史裡外是些什麼人的蹤影和情緒,自個兒在演愛情推理劇。

    ReplyDelete
  5. 看 妳 的 上 一 篇 “a little innocence” 的 照 片 , 感 覺 奇 冷 , 現 在 才 鬆 一 口 氣 , 把 人 氣 給 住 回 來 了 . 呼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