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13

新歡五書


因為距離源頭已遠,所以原始命題也搞不清楚了,就是要說你喜歡的五本書吧?若想蓋棺論定就會想破頭,所以,我來寫個隨機的版本,大多是新歡,沒辦法,舊愛忘記了嘛。

巔峰,Jon Krakauer。英文書名是Into Thin Air。神秘人物左手落風劍說好看,我在書店一讀果然好看,就此被黏住了。市圖竟然有英文版,閒來無事也看看,他後來寫了個後記是中文版沒有的,一篇有事實有感情的筆戰文字,打算印下來學學如何精確的用英文罵人且罵到剛剛好就好。這書以後再詳細寫。

維迪亞爵士的影子,保羅索魯著。Sir Vidia's Shadow。維迪亞爵士何人也?奈波爾也。他叫V.S. Naipaul,裡面那個V就是Vidia。保羅索魯何人也?寫無聊的火車遊記的美國作家也。可以想見我是為了奈波爾而讀這書。讀起來真是樂翻天,第一章叫做「名滿坎帕拉」。坎帕拉是非洲的一個城市,年輕美國作家在此,友人為了與妻離婚,懇求美國作家假裝跟他太太有外遇,這樣才能訴請離婚。作家很講義氣,友人保證此事「只有你知我知」,作家就答應了。隔天報紙頭版新聞:「美國作家偷友人妻」,友人雙手一攤——「誰曉得那些非洲人!」美國作家便如此「名滿坎帕拉」。第二章,有個大作家剛好要來坎帕拉,年輕美國作家很高興有此私淑大師的機會……故事正要往下說,他忽然打岔:「等等,你也知道我在說謊對不對?你已經看出來了吧,年輕作家就是我,大師就是V.S. Naipaul——我再怎麼掩飾、另取化名也沒用。」就這樣順利的滑入他們三十年的友情。

當然這書是罵人的,但是有人罵奈波爾,我不用聽也信啊,他寫「幽黯國度」那麼尖刻,在生活裡是個討厭鬼一點也不意外。書名已經說是shadow了。但不一樣的是保羅索魯掌握了一個小說的分寸使得故事好聽好笑,也很公平很有誠意的面對自己。關於shadow,他在書裡說的其實是:「我把自己變成了維迪雅爵士的影子。」但我小人的認為,他也不是不希望讀者誤認為此書主旨是「奈波爾的見不得人之事」。我曾翻過保羅索魯別的書,翻過去是因為看不下去之故。很平庸。原來是要罵人才會看見才華。

史鐵生,務虛筆記、病隙碎筆,以及他將來要寫的其他書。說過了,好樣的。

洛夫,石室之死亡、其他我忘記名字了的詩集以及他將來要出的其他詩。寫完「無彩青春」以後為了章名頁要引用,讀了許多有名的詩,獨對洛夫驚豔。如此遲鈍,大約在他的粉絲名單上排最後一名。他表達的內容很多樣而語言完整厚實,用來當引文超好用。

寫到剩下最後一個名額,忍不住又謹慎起來。「23對染色體」好了,不曉得是誰寫的。那書交代了近年突飛猛進的基因研究。不算是「寫」得極好的科普書,有些地方有閱讀障礙,但是內容有意思。其一是,科學家在設計實驗的時候非常有想像力。其二是,他通篇在和學社會科學的人對話,而且終於是有意義的對話了。以前都是那種社會生物學的鬼扯淡,男人精子多所以外遇多,女人卵子少所以要節省之類的鬼話,也不想想卵子雖少但隨便也有幾百萬個啊,省什麼省啊。23對染色體不一樣,他提出的挑戰,我們無可迴避:他說我們根本一點也不懂生物,就把這因素排除;我們在反對一個自己根本不了解的東西。他說的也很中肯:他沒說生物因素是終極答案,基因與環境並不是互斥的兩個因素。他的戲謔真的很好笑:如果一講基因就被說是生物決定論,那馬克思是階級決定論,凱因斯是經濟決定論,瑪格麗特米德是文化決定論,佛洛伊德是父母決定論……。

好了,五本了。如此回答SingingShaman。既然自己寫書,為免瓜田李下,就不點人了,嘿嘿。

5 comments:

  1. 左手落風劍10:31 AM

    神秘人物再來介紹Jon Krakauer的另一本書
    --阿拉斯加之死 好像是天下出的
    也挺好看的

    ReplyDelete
  2. 嗯我也看了那本。不壞,不過感覺上不難寫。巔峰卻是個好像很難寫,但卻寫得極好的書,所以更佩服些。

    ReplyDelete
  3. kindkiller5:25 PM

    果然是文藝女知青
    讀書的境界已經到難不難寫的地步了

    ReplyDelete
  4. 小黛12:20 AM

    anicca,之前讀你推薦的病隙碎筆,讀完真的覺得你推薦的很有道理。正在讀顛峰,看了兩三章,果然不賴,以後有機會多推薦一些吧。
    謝謝。

    ReplyDelete
  5. 小黛真是劍及履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