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13

【靈感書12】搬鋼琴

這一老一少兩個人,像是豐子愷的散文裡走出來似的。豐子愷總是那樣閒散穩當的寫著平凡人的市井生活,那些人很踏實的過著日子,有自己的節拍。這個老的留了一把小鬍子,並不真老。少的長了一身精壯的肌肉,但戴了一副斯文的眼鏡。

他們是負責搬鋼琴的。要對付一個龐然大物,他們卻並沒有帶什麼獨門武器,也不過就是一塊附了滑輪的板子,一條厚毯,和一大坨布。一進門,兩人看一眼鋼琴,老的扔下毯子與布擲地有聲,少的把鋼琴轉過面來,原來琴背面有兩個把手。空間夠的時候,搬鋼琴用蠻力,背在背上,兩手抓住這兩個把手就走。今天卻是技術的考驗,因為空間狹窄,必須步步為營的搬。

先用厚毯把鋼琴包起來。一大坨布展開來,原來是一條長巾,利用鋼琴背後的把手來纏裹固定。鋼琴要先上那滑輪板,靠老少兩人的默契,「好,來囉!」「來!」一個尋常的門檻,對鋼琴就是一個關卡,老少兩人各自拿出一條長巾,綁在鋼琴上,做出一個活套,年輕的先跟老的商量活套要多長,到肩膀、到胸口,還是到腰間?另一端則反覆折許多次,墊在自己肩上作為緩衝。兩人一前一後扛扁擔似的把鋼琴擔起來,就靠那條長巾。才放下鋼琴,年輕的一頭撞在門框上,揉好久,「剛才已經撞了一次!」

要下樓梯之前,兩人討論良久。年輕的很懷疑鐵門那裡怎麼出得去,老的說,轉角才是難過的地方,轉得過,下面就不用擔心。奇怪轉角看起來很寬啊。年輕的比較壯,下樓時他走前面,鋼琴摔不得擦撞不得,明明千斤重擔,還得下手輕柔。兩人腳步穩定,到了轉角,果然年輕的被憋在角落裡出不來,老的先脫身了,去解救他,幫他把肩上的長巾拆下來,扶正了眼鏡,他才能鑽出來。

這鐵門大約是十五年前做的,但是鋼琴在那屋裡則已經有二十五年了。換句話說,這架鋼琴從來沒從那鐵門裡經過過,年輕人的擔憂可以理解。老少二人只是用眼睛看,嘴裡討論,誰也沒拿出尺來量。兩人又商議了活套的長度。說也奇怪,過了那轉角以後,果然如老者所預言,鐵門並不成問題,稍微調整一下角度、慢一點、小心一點,就成了,輕舟已過萬重山!

最困難的部分就這樣了,這龐然大物已經從頂樓加蓋下了一層樓,接下來用電梯搬就行了。老的現在會笑了,說:「真歹命,一隻鋼琴翻好幾次面。」為了遷就狹窄的過道,這隻琴有時候站著、有時候側著、有時候站著但向前傾十五度,全靠兩人使著手裡的長巾,吆喝著兜攏彼此的默契。年輕的汗如雨下,粗大的手臂、手腕上都有紅腫,大半是剛才憋在轉角處被鋼琴壓的。他們說:「沒問題了!」

沒問題嗎?鋼琴那麼大,襯得電梯那麼小,進得去嗎?電梯來了,如變魔術一般,只見那琴一點一點的沒入,不見了。

3 comments:

  1. 緊張什麼?搬鋼琴?

    ReplyDelete
  2. 寫得太驚心動魄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