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16

誰偷走了我的蛋糕?


那天我身體不大舒服。經過好幾個coffeeshop,裡面的人看起來都好酷,自慚形穢不敢進去,後來去一個比較溫馨的小店買了一塊「太空蛋糕」。小小的立牌上說,手工做的喔!

但我身體不大舒服,嚐了嚐味道就算了,嗯,真是美味,不像先前吃的魔菇明明是發霉了。那一大片空間蛋糕,被家裡的一隻小老鼠吃掉了。這隻老鼠通常喝半杯啤酒就醉了,但她想,是蛋糕嘛,有什麼大不了。我也想,是蛋糕嘛,有什麼大不了。

蛋糕後勁很強,貪吃的小鼠在太空裡迷了路,即使把蛋糕吐出來也還是很茫。今天她終於真正的恢復了,說:「我昨天喝咖啡,覺得像醬瓜水。」

下次若有人搬走我的乳酪,我可能會狂笑。萬能的主啊請原諒所有的小鼠,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2 comments:

  1. 我試過氾著藍色的神奇蘑菇,確實神奇。一人份兩人用還是綽綽有餘的力道。

    ReplyDelete
  2. Anonymous11:15 PM

    友人轉寄此文,如果版主覺得不妥可以刪之,讀完只覺得憤慨跟荒謬啊!

    作者: ilavm (啦啦) 站內: Gossiping
    標題: Re: 再度大逆轉 蘇建和三死囚又被判死刑
    時間: Fri Jun 29 13:11:53 2007

    前文恕刪
    有心想要知道這個案件的人可以去看一本叫做"無彩的青春"的書
    裡面整理的十分詳細
    看完之後你或許會感謝這三個可憐蟲
    他們犧牲自己的青春 換來刑事訴訟法的大幅修正
    而且到現在他們還在奮鬥著
    回到主題
    這裡是八卦板
    不同於前幾篇的感想文
    我就波一篇八卦吧
    話說這一次更審的第一次開庭(去年6月多)
    小弟正好很閒的跑過去旁聽
    以下是我那時候紀錄下來的事(有點日記式的紀錄)

    ------------------------------------------------------------
    我今天早上跑去看了蘇建和案的開庭
    幸好我有去看 真是太有趣了
    我跟我閃光大概8點40就到了吧!想說這件是個大案子要早點來佔位
    沒想到現場完全沒人
    我們甚至比記者都還要早到(9點40開庭)

    隨著時間接近
    辯方律師也一個個的出現
    當然還有看到最近很紅的顧立雄
    還有其他如蘇友辰等為本案付出甚多的律師
    在看過"無彩的青春"之後 這些出現在紙上的人物突然跳到了現場
    感覺十分的有臨場感
    在大約9點30幾分的時候
    旁聽席就已經坐的滿滿的了
    不過很多都是跟我們同年紀的大學生
    這些人在民國80年案發時
    大概也只有8.9歲吧
    看到大家都來關心
    心中有種莫名感動

    但是我實在要幹譙一下
    檢察官真的是太爛了
    太遜了
    真想衝上去乎他們兩巴掌
    三個檢察官

    一個女的 看來就是驕傲的女大學生型(我是說在他大學的時候感覺 現在目測大概4n才)
    一個傻逼 看起來就是大學的時候只會讀書的那種型
    一個無存在感的人 就沒有存在感
    女的跟傻逼在開庭的時候一直笑笑鬧鬧
    超不專業
    真的很想上去巴他們 跟辯方律師比起來氣勢就差超多
    真的是國家不幸
    審判開始後
    審判長先確認所有被告的身分
    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真人版的蘇建和 莊林勳 劉秉郎
    看起來都超級瘦的
    不管他們是真的有罪還是無罪
    十幾年的牢獄將他們折磨成現在這個模樣
    實在有點不忍

    接著
    是由辯方律師發言
    辯方律師一一對於這次警察大學所做的審查鑑定提出意見
    這裡特別要說一件事
    千萬不要相信媒體說的毛
    相信大家這幾天所接收到的資訊是警大發現了新事證
    認為犯案凶器有兩種以上 兇手有兩人
    但是事實不是這樣的
    警大所做的是審查鑑定
    是審查喔
    審查什麼呢
    審查92年再審的那十後由法醫研究所所作出的鑑定
    那份鑑定再當年的再審已經被嚴重的質疑過了
    有興趣知道詳情的也可以去看"無彩的青春"這本書
    所以根本就是不什麼調查新事證
    雖然說犯案的兇刀在再審之後已經被發現了
    但是這幾年來
    從來就沒有機構對死者頭骨上的刀痕與被發現菜刀的刀面進行比對
    所以根本就沒有什麼新事證
    而且警大的那篇函覆
    也只有少少的A4兩頁而已
    看起來真的是少的可憐

    辯方律師一開始就質疑警大所提出的這份報告是否具有證據能力
    因為這份報告只有寫結論而沒有論述其中推論的過程
    於是辯方律師咬著這一點
    不斷的引用刑事訴訟法的條文及法院的判決來說明這份報告 因為沒有論述過程及推理而不具證據能力
    然後再質疑當初法醫研究所的鑑識人員的專業性
    以及是否具有資格..等等的問題 再論及案發時間為清晨5點 而被告三人兩點就已經回到家而具有不在場證明
    這段時間可以看到律師們在法庭上的技巧
    如手勢 音調等等
    雖然我最想要看顧立雄發言
    但是他可能最近在忙台開案吧...
    所以並沒有多做評論

    接下來輪到的是告訴代理人(原告的律師)
    告訴代理人一開始就說警大的那份報告為公文書,當然具有證舉能力
    再來說法醫研究所的人員當然具有專業性
    而且判斷兇刀的種類這種問題不用具有知識 有常識就可以判斷了
    再來又說這時殺人罪的構成要件已經該當了
    管他砍幾刀 怎麼砍 就是有兩條人命已經失去
    再來因為辯方不斷的提及李昌鈺及國外的某一權威性的法醫學教授魏區所說
    要從骨骸來得知兇手有幾人在科學上是不太可能的
    而告訴代理人就說 難道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嗎
    我們不一定要聽這些人的話啊
    319槍擊案由李昌鈺來鑑定 還不是信者恆信 不信者恆不信
    等等之類的話
    此時可以看到旁聽席上已有不同的聲音出現
    如同我隔壁的老盃盃所說的
    "說什麼話啊 他媽的"
    十分的貼切與中肯

    但是
    厲害的還在後頭
    這時換檢方上場
    打頭陣的是大學死讀書男
    一開始就不知道他想要表達什麼
    大概的意思就是說對面的大律師就是律師 也沒有人懷疑過他們的資格
    那法醫研究所的教授們也是法醫 為何要來質疑
    因為他實在說的太模糊了
    讓我不禁想起在南方四賤客裡的那位會用"亞利安星球辨證法"的律師
    "大家看 這是康康 他是地球人嗎 他不是 那這一切有什麼道理嗎 沒有道理"
    所以本案沒有道理
    大概就是這麼的可笑

    但是好笑的還沒有到此為止
    接下來
    順著告訴代理人的論點
    大學死讀書男繼續要來質疑李昌鈺及魏區博士
    看他們所說的話是不是真的是到了喊水會結凍的地步
    他說"是不是美國人的東西都比較好啊?
    如果是的話那什麼美國在世界盃沒有贏?"(去年的時候正式世界盃瘋狂的時候)
    (這真的是原汁原味)
    現場一片譁然
    噓聲、訕笑聲四起
    法警馬上制止了大家
    但是他老兄還繼續
    "如果覺得美國的不好,那是不是還要找義大利的法國的啊?"
    大家只能在底下偷偷的笑
    不過我笑的還蠻誇張的(沒笑出聲音的那種)
    然後婊了一句"天兵"
    此時隔壁的老盃聽到後笑了出來
    然後轉過來和我面對面的四目相交了一下
    這時候可以感受到了男人間的默契
    之後大學死讀書男就就草草收尾

    接下來是大學花枝招展女
    雖然他一直讓我有一種想要巴他的感覺
    但是說的至少比較有點道理
    他說本件的鑑定是審查鑑定
    而不是一般的鑑定報告
    所以質疑鑑定人的資格似乎是攻錯的戰場
    再來因為李昌鈺與魏區是外人
    這是所謂的傳聞證據
    用傳聞證據來質疑鑑定報告是不正確的
    這時大嬸似乎有點認同
    接下來說辯方一直質疑法醫研究所研究小組的專業性
    那可以把他們找到現場來進行詢問啊
    再來是說
    魏區博士之前來我國兩次
    分別為了兩件不同的懸案來做辯方證人
    但是這兩件懸案就一直還是懸案
    言下之意就是找老魏來也沒有什麼用
    最後大學花姿招展女還問說
    "我們還要在多一個懸案嗎 還要繼續浪費成本查下去嗎?"此時做我後面的小姐馬上噴了出來"當然要"
    廢話

    第三個沒存在感男
    就真的沒存在感
    我也忘了他說了什麼...
    喔喔
    我想起來了
    因為辯方不斷的質疑法醫研究所的專業性
    他就說
    法醫研究所已經鑑定過2萬多件案件
    難道每一件都還要拿出來再審一次嗎?
    嗯 又有一點亞利安星球辯證法的味道

    等三位檢察官都結束後
    由辯方繼續發言
    這次辯方便要求
    下次希望能夠把部分的研究人員請到現場
    然後辯方會請吳木榮..三位到現場來與檢方的人員進行辯論
    突然看到自己老師的名字真是與有榮焉
    不過心裡也在想下次的三打三(鑑定人大會戰)一定會很精采的
    不久之後
    審判長就宣佈退庭了
    ---------------------------------------------------------------------------
    之後辯方律師請到了李博士來做鑑定
    然後就是今天的宣判

    在當時我想如果我是被告
    看到這種檢察官
    我第一個想到的應該是我這場官司贏定了
    想不到啊 真難過
    希望他們能夠加油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