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14

岔路


十年以前小豆在唸書,我去找她玩,她張羅三餐給我吃。十年以後換成小豆來找我,真倒楣竟然換成我在唸書。我走在市場裡想著等她來可以做這個那個給她吃,感覺很像慈烏反哺。沒想到她來以後完全將廚房與冰箱據為己有,鳩佔鵲巢。

不出幾天她就摸熟了市場與超級市場並且愛上了所有有食物的地方,我還陷在期末的焦頭爛額裡她又規劃好了去北歐的行程。我恨恨的想,小豆還是旅行之王。好討厭。

同學一個一個的走了,人去城不空,我繼承了兩張博物館卡,我與小豆的對話就真的變得知性許多,這世界上的博物館真的應該免費才有利於知識的傳布。但我醉翁之意不在酒,總是走進那些歐洲的老房子裡看著奇巧的空間。我喜歡馬賽的家,房子後頭藏一個幽靜的小花園,二樓對著花園推開大窗是圖書室,一樓有一半在地底下但也對著花園推開大窗是廚房,花園的盡頭有一個小房子,與主建築遙遙相望,形狀像一個括號,把整個空間包裹起來。我想要一張書桌在那裡工作,叫小豆一天送三次飯給我。

我在找家。在網路上不停的找房子,有的因為在那個城市裡唸書要暫住,有的因為旅行要路過,有的因為暑假要小住,一一點進去看照片看價錢看他在城市裡面的什麼位置。每一個房子都窩藏一個人生的可能,而那些可能彼此扞格難以抉擇。即使是想像過而未曾實踐的那些可能,也聯合起來改變我一點點。每一個可能都是我生命裡的歧出。他們沈默地躲在我的腦子裡,不出聲,但是讓我看見,人生始終是:前有岔路。

阿姆斯特丹是個多事的地方,以後再補記。我們兩人一台電腦,看誰部落格寫得多,就知道誰搶贏了。不過小豆很精進,每天做瑜珈並打坐。剛才她安靜坐了三十分鐘以後,開口幽幽的說:「都是菜單。紅燒雞,蔥薑蒜先爆,然後過糖,然後妳就會說喔,好好吃喔!綠蘆筍要配干貝……。」

4 comments:

  1. 小豆子5:54 AM

    還有白酒辣椒蒜片細麵以及烤麵包布丁,剛剛忘記說。

    ReplyDelete
  2. conjunction8:07 AM

    看到兩張博物館卡,以及找房子的事,突然想問你對貧窮的感受。記不記得我們以前聊過,在貧窮面前幽默以對,但在某些時刻還是給貧窮捉住。

    我的貧窮時刻變少了,倒不是因為變富,而是心開了。但依然記得我在歐洲的時候好窮。那種窮裡面會有氣(Ps. 小豆子:並不是因為吞了豆類的關係)。

    ReplyDelete
  3. hamper12:42 AM

    想說你是玩到哪裡去了咧!
    怎麼都不見人影!
    原來是小豆子是找你了喔!

    ReplyDelete
  4. 丁凡3:27 AM

    為什麼你的抱怨聽起來這麼幸福咧?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