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03

我們至愛格蘭達


Julio Cortazar,似乎沒有中譯本。他的短篇小說通常是一人獨白,但是很奇怪,是一個不可靠的敘事者在講話,我讀著總是忍不住想,這個人好像怪怪的?確實怪怪的,他的敘事者訴說著一種執迷、偏見、鬼扯、狂想,說的理所當然理直氣壯。下面這篇是We love Glenda so much的濃縮摘要,最後一句是原句。

我們至愛格蘭達。因為她,我們沈默地聚集在一處,瞻仰她的美麗風采。我們之中,自然浮現一位無人任命的領袖,與一位專司懲戒的女子。我們至愛格蘭達,漸漸不能容許那些不是真心愛慕格蘭達的人,混跡我們之中。我們至愛格蘭達,她是如此的完美無瑕,我們實在不忍坐視某幾部電影中的敗筆,成為她演藝生涯中的污痕。我們至愛格蘭達,這份愛,使我們心意相通,不必討論不必溝通。

我們分工合作,取得所有她的電影膠捲,修正那些令人難以忍受的錯誤,讓我們的格蘭達綻放她本有的光芒。最困難的部分,自然是決定哪些是錯誤,又應如何修正;有時我們不得不動用多數決。但是我們至愛格蘭達,所以即使表決輸了的那些少數,看到剪輯的成果以後,也覺得沒有什麼不好。

有幾次,我們真的被嚇到了,有人投書泰晤士報,說格蘭達的片子重映時,某些片段與作者的記憶不符,懷疑她的片子遭到竄改。我們立即採取行動避免話題延燒,那是必要的。後來我們也發現有些人私藏了格蘭達電影的拷貝,我們分頭竊取,那也是必要的。將格蘭達修剪臻於完美,世界就會漸臻完美。終於,格蘭達回應我們的摯愛,宣布息影。不會再有新的錯誤或瑕疵了,我們的使命到達完美的終點,我們辛勤的雙手終於可以在永恆中休息。

不幸地,一年後,格蘭達宣布復出。我們又聚集在相見的老地方,比以前更沈默,但比以前更堅定一致;我們都知道,這就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我們至愛格蘭達,要捍衛這份愛、保護這份完美,只有一個方式。懲戒官對領袖說,「是的,只能這麼做」,而我們都知道領袖將會完成這個任務。「我們歡呼將格蘭達舉至無法企及的高度,我們不會讓她摔下來的,她的死忠影迷會繼續鍾愛她,絲毫不減;沒有人能活著走下十字架。」

3 comments:

  1. Anonymous10:42 AM

    你的心怎麼會變得這樣窮酸?這樣險惡?...到底受到了什麼樣的委屈,需要把這麼多的仇恨轉移到朋友身上?...還是這幾年,你們在台灣都在過著這樣的日子?

    我覺得你們好可憐!唉。

    ReplyDelete
  2. Anonymous10:53 AM

    你們不要蠢到被媒體利用,來打擊潛在的朋友。其實,這是白色恐怖事件,之一。

    ReplyDelete
  3. 這篇隱喻得真好,完全貼近現實!!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