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6

春夏秋冬又一春



看韓國片「春夏秋冬又一春」,或譯春去春又來。導演金基德Ki-duk Kim。好漂亮的電影。慢,但是有意思,舒緩。

老和尚帶著一個小和尚,住在一個湖中間的小廟裡。要出門得划船。小和尚調皮,抓了魚、青蛙、蛇,一一為他們綁上石頭,放回去自生自滅。老和尚看見了,趁小和尚睡覺時,在他身上綁石頭。小和尚醒來,自然向師父認錯求饒。老和尚說,你去把昨天那幾隻找到,幫他們把石頭解下來,然後我才幫你把石頭解下來。如果他們死了,你就得終生在心上帶著一塊石頭了。

然後小和尚長成青少年和尚,老和尚還是老和尚。來了一個生病的年輕女子,她的母親要她在此養病。青少年和尚動了凡心破了戒。老和尚只是灑米養雞,用清水在石頭上練書法,字跡存在幾秒鐘,就不見了。終於有一日青少年和尚與年輕女子在船上做完愛睡著了,老和尚起床看見,在雞腳上綁條線,把雞扔上船去,然後輕輕地把船拉回來,拔掉栓塞讓船進水,然後便氣定神閒地走掉了。青少年和尚醒來,自然向師父認錯求饒。老和尚讓年輕女子回家去,然後也就沒說什麼。青少年和尚哀求無效,女孩子還是走了。於是他夜半起來,帶走了廟裡的佛像,順手抱走了雞。老和尚奪他所愛,他也要。

然後青少年和尚長成了青年人,殺妻後潛逃回到廟裡來。老和尚已有了新的寵物,是一隻長得蠻難看的白貓。青年滿臉殺氣,殺妻的刀子還有血,但他把佛像帶來還了。老和尚自顧自地在門外地上寫書法,任由青年關在小廟裡尋死尋活。這回用墨汁了,但是不用毛筆,用貓的尾巴,被老和尚捉著偶爾喵兩聲。寫完了,是心經。老和尚要青年用那把刀將經書刻在地上化解憤怒,不過青年已經用那把刀削髮為僧。警探來了,老和尚喝叱青年和尚繼續刻,要求警探讓他刻完再走。隔天船開時,那隻白貓不知為什麼也在船上,老和尚沒有阻止,只是揮別時看起來不捨。他疊好袈裟,自焚了。

然後青年和尚長成了中年人,在寒冬中走過冰封的湖面,將這老廟重新開張。他從冰裡取出幾個彈珠似的小東西,大約是老和尚的舍利子,給他刻了一尊冰佛像。中年和尚在冰上練拳,拖著石磨爬山鍛鍊身體。有一天來了一個蒙面的女人,抱來一個嬰兒。她哭著,把嬰兒留在廟裡,但離開時跌進洞裡凍死了。

然後中年和尚長成了老和尚,嬰兒長成了小孩。小孩嘿嘿嘻笑著,為難一隻烏龜。

2 comments:

  1. hamper6:42 PM

    唯一看過的一部金基德的電影是《空屋情人》,也是感覺畫面很漂亮,故事挺有意思的,看得很順,不會一直想去開冰箱拿東西吃!但,奇怪,看完那一部也不會想再找下一部來看。

    PS:妳這張圖,看起來好像小人國的模型喔!

    ReplyDelete
  2. Bonnie12:19 AM

    Hey, you know Triple H loved this movie! How's life? Haven't visited your blog for ages. Cool stuff!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