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20

我老婆是鬼


看了「俠女」與「山中傳奇」。看歐美日老片並不覺得除了服裝髮式特效以外,電影本身有那麼過時;但「俠女」與「山中傳奇」,若非堅信所有電影總有結束的一刻,真不容易看下去。「俠女」因為合約糾紛一片延成兩片,拖戲可以理解;但「山中傳奇」照拖不誤,所以是觀念問題,沒有節奏感。胡金銓以人文素養受到稱讚,但是把電影拍成中國山水花鳥畫實在不是個好主意。

徐楓在「俠女」裡從來不笑,石雋的笑卻是堆在臉上好像在討好什麼人似的假笑,真正帥的是壞蛋田鵬。情節的推展非常奇怪生硬,俠女徐楓回絕了無用書生石雋母親的提親,也從不跟石雋講話,一副正義凜然男女授受不親的樣子,但有一天冷酷地邀石雋晚上到家裡來。石雋來時,徐楓照例不理他,彈琴唱歌,「永結無情遊,相期杳雲漢」,然後遠鏡頭,咦!她就把頭靠在石雋肩上,第二天還被壞蛋田鵬莫名其妙就推門進來看見兩人同床共枕,俠女與壞蛋亂打一陣。後來我上網才知道,俠女感念書生母親照顧她,所以替他們家留一個種。這也在俠女的服務項目裡?怪理由一大堆。

「山中傳奇」是書生石雋受託抄經,但經書法力宏大,便引來了厲鬼徐楓的覬覦。女鬼利用書生的憨厚跟他結了婚,打算等他抄完經就害死他,這是一個無情的白蛇傳。同樣地有個喇嘛多管閒事要震懾這個厲鬼,還另外有個小鬼張艾嘉偷偷地幫石雋。末了女鬼與和尚大鬥法,那年代就是乾冰煙霧與爆破煙火。有意思的是女鬼施法術的方式是拍一個小鼓,和尚的道具則是一個類似鈴鼓的東西,加上鈸。就這樣咚咚咚咚鏘地打鬥。

徐克喜歡胡金銓的電影,除了重拍「龍門客棧」以外,也以「倩女幽魂」系列重拍了「山中傳奇」。不過聊齋、白蛇這些反正都是華人文化裡的原型,她愛他、她不愛他,一言以蔽之:「我老婆是鬼」。

9 comments:

  1. �p���l10:01 PM

    ���o�A�_��C
    �A�]���X����o�I

    ReplyDelete
  2. 小豆子10:07 PM

    PS.本文為上段留言逐字翻譯,不知為何貼出之後變成亂碼,也許是內容太無聊之故。

    哈囉,北比。
    你也重出江湖囉!

    ReplyDelete
  3. 確實無聊名不虛傳。^^

    ReplyDelete
  4. 等妳回來然後去溪頭住民宿走步道啦。

    ReplyDelete
  5. 讀者甲6:27 AM

    真高興有人說這兩部電影的壞話。其實在蒲松齡的故事中,俠女還是常常笑的:)

    一日女出門,生目注之,女忽回首,嫣然而笑。生喜出意外,趨而從諸其家,挑之亦不拒,欣然交歡。已,戒生曰:“事可一而不可再。”
    ……

    ReplyDelete
  6. conjunction8:54 AM

    北鼻,真高興見到你.
    話說回來,這些老片我還蠻愛看的,古時候人的節奏感跟我們不一樣嘛,你知道>>按鍵的發明是多麼令人惶恐啊!

    ReplyDelete
  7. Anonymous1:38 AM

    我大概是國中的時候在電影院看過空山靈雨。不知怎地印象確實很深刻:就是一些光影,畫面,和莫名其妙的神秘感。其中烏漆嗎黑的夜裏忽然出現又忽然消失的餛飩擔子,可把我嚇得。多年後在南京,伸手不見五指的夏夜,在路上走著走著忽然發現路邊蹲滿了摸黑吃宵夜的人,還想起了那一幕。

    ReplyDelete
  8. 你推薦我看「北京樂與路」,粉難看耶。

    ReplyDelete
  9. 世界上看過北京樂與路的大概只有我,所以我知道自己被點名了。但我大概只是提到那個電影,沒有推薦那個電影吧!當然粉爛啦,只能當社會學研究看看。我猜想講到這部電影應該是跟藍宇有關,也就是一種北京故事。講起來這個邊緣藝術族群在北京的存活還是個有意思的現象。比如,上海就沒有。
    但是,你為啥最近看起老電影來了?轉行了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