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06

狗與屎


忙啊。正事放著不幹,忙著找教授和系主任麻煩。吾人素有與老師不合之惡習,果然狗改不了吃屎。我並不介意當狗,咦,那他們不就是……?

13 comments:

  1. deadcat5:53 PM

    結果事情橋好了嗎?
    看到樓下留言小樹媽也來關心老人家久無音訊。

    時間真的過得好快,轉眼間老人家的課程已經過了一年半。

    我很喜歡這個狗與屎的標題,可能是因為字數很短,聯想很多。

    我想起阿媽說過以前她們在鄉下真的有養一條狗,狗很老了,很乖。從我外婆的嘴裡報導起來,我以為狗都是那樣的:狗會自己去把自己的糞便清理掉。我們家養的狗是那麼替主人著想,知道環境弄髒了,會自己清理。狗老的時候眼睛瞎了,阿媽很顧惜牠,特別是牠還想奮力地盡看家的職責。有的時候她們就騙牠,假裝牠還是看得很好。

    阿媽家的這種動物故事還有很多。還有一隻火雞,也是瞎眼的。阿姨跟阿媽也特別照顧牠,看牠被其他火雞琢瞎了眼,就更捨不得只把牠殺了,把牠另外養起來,特別照料牠。

    後來,青瞑火雞竟然是生最多蛋的。我忘了是不是火雞不會每天生蛋,但是這隻火雞卻很努力地每天都生蛋之類的。

    這些故事我在六七歲的時候聽起來,從來就聽不懂。現在想起來才知道大概是小時候這種故事聽多了。太多了。

    我是怕養寵物的人的。怕失去。

    ReplyDelete
  2. 小寬寬5:48 AM

    我不記得妳大學時有狗與屎的問題, 或許因為我們不同組吧? 我們當年那組的老師們才令人「那個」咧! 真高興畢業了...妳現在重入校園, 保重啊!

    ReplyDelete
  3. hamper10:10 AM

    呵呵呵~
    我前陣子msn的暱稱也叫“狗改不了吃屎”!
    朋友質問我,幹麼罵狗?
    我說,我是罵自己!
    不過,我這條狗遜多了,
    吃的屎是自己拖拖拉拉的惡習!

    ReplyDelete
  4. To deadcat: 哪有一年半,還不到一年啦。去年八月來的。你的動物故事真有趣。

    To 大寬:我都不能在妳那裡留言,歹勢。呵呵,大學時的老師後來到處恨恨的說我是他學生呢。

    To hamper:ㄜ,還是改吃別的吧。^^

    ReplyDelete
  5. (臉紅)老人家誇讚我真不好意思。最近仔細想一想,開始真的盤算要不要真的養隻什麼了..

    我出生就住的那條街上,有兩隻狗被我分別叫做蛋捲跟蛋餅,總是看到路上的小貓跟小狗,就自己默默給牠們取一個只有自己知道的名字。

    我很乖,我都沒有要養在家裡。自己這樣對自己說。

    長到現在,也會問自己,這小時候的把戲,還要繼續玩下去嗎?

    ReplyDelete
  6. conjunction12:06 PM

    總之你不管在哪都會自己找樂子
    譬如玩弄自己的排泄物之類
    讚啊!

    ReplyDelete
  7. http://www.wretch.cc/blog/deadcat1:40 PM

    To conjunction: 你的幽默好難懂喔。我也想加入,可以替我解釋一下嗎?

    To 老人家:我厚臉皮地來討你出國以前說要給我的電子檔啦~(拉衣袖)好不好嘛~

    ReplyDelete
  8. Little boy8:55 AM

    My dear lady,
    Thank you for your unforgettable kindness.

    ReplyDelete
  9. allison10:52 AM

    呵呵...
    C-F從小就是個有種的傢伙!
    遙想起高中時期擔任班代的他,每堂課發號施令"起立!敬禮!坐下!"是例行公事,在他平靜的聲調中,同學機械化地行禮如儀...

    對於並不認同的老師,C-F不起立.
    我很久很久才發現,他沉默但有力的抗議方式.

    遙遠的時空,遙遠的臉孔,遙遠的記憶...
    我在誠品遇見了老同學...
    既嬌小,又強勁
    既平和,又叛逆
    既熱情,又孤獨
    既瀟灑,又牽絆

    別誤會,我並非在描述一個精神分裂者(怎麼好像越描越黑...-_-|||)

    很喜歡你的"走進泥巴國".

    ReplyDelete
  10. 唉呀,撿到老同學了?我的檔案裡有我的email address,來相認一下吧!^^

    ReplyDelete
  11. allison9:33 PM

    C-F:

    一直螳臂擋車地抗拒被電腦鉅子們制約我的生活,結果就是:電腦白痴蒐尋了很久很久,仍找不到妳的email address. 所以只能在這方"類公領域"喃喃自語,一方惶恐著書迷們指責"認親"或"攀親帶故",唉...我雖是科技古代人,卻有現代人被害幻想症候.所以...談書,應該就沒關係吧.

    關於書,妳老練地懂得適當地用嘻笑自嘲包裹著巨大的疲憊疏離.妳的書讓我既開心又沉重,感覺像是心被剝開了,但正確的說,是妳剝開了自己的心.

    明明是別人在剝蔥,我卻淚流滿面.
    像是認真地逃亡了很久,自以為得到了自由,自以為淚腺退化,結果還在牢裡一樣.

    young C-F said: 但願我永遠不會世故到不再受傷.
    old C-F said: 雖然我已經世故到不會想要複製那樣的時刻.
    old allison said: Congratulations!

    儘管又哭又笑,我仍然喜歡這本書,喜歡到狡兔三窟,各放一本.


    in addition, p.248 and p.285, 心有戚戚焉.

    ReplyDelete
  12.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13. To Allison,

    chuanfen at gmail.com

    (剛才秀逗打錯,重貼一次。)

    這猜謎很有趣,現在我腦中有幾個嫌疑犯,很好奇你到底是哪一個!唉,高中要畢業時寫了那麼多紀念冊,當時真的應該勤勞一點去影印的說。但你還留著,真感人。謝謝你對我的書的回應。知音難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