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02

回教漫畫


Hans-Hanrik Holm是教第一門課的老師,他在預備課程裡講了一場談丹麥漫畫的演講。我覺得非常成功也非常有說服力。雖然我們都很不情願僅因為拿了丹麥的錢就講他們的好話,不過我真心覺得他提出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觀點,所以不嚴謹的隨意寫寫。

刊登這些漫畫的「日德蘭郵報」,發跡於丹麥的西邊,是個很「土」的、保守的報紙,不像哥本哈根那樣國際化、大都會、走在時代尖端、自由主義。十五年前他們轉型成功,銷量從全國第四躍升為全國第一,不過「土」還是這裡那裡的遮掩不住,比如說,他們的民意論壇上會刊登一些非常莫名其妙的言論,好比說「叫移民通通滾回家去吧」之類的怪論。不過Holm的意思是,那報紙反正就土嘛,就保守嘛,於是大家也見怪不怪。

去年這報紙刊登了回教漫畫以後,社會沒什麼反應。他們帶上一屆Erasmus Mundus課程的學生去參觀日德蘭郵報,二十六個人誰也沒有針對這些漫畫提出任何問題。要等到好幾個月以後,這些漫畫被解讀成種族歧視了,所有學生趕緊來要日德蘭郵報總編輯的聯絡方式去做訪談,因為他們國家的報紙都說,「喂,你剛好人在丹麥,快給我們寫個報導吧!」學生們亦承認當初並沒有感覺到這是了不得的事情。

漫畫的起源是,一個童書作家寫穆罕默德的生平,是童書嘛,所以找人畫插畫,但沒人願意畫。日德蘭郵報認為這是漫畫家的自我檢查,所以策劃了這個專題,就請他們畫穆罕默德。這些漫畫裡有些很惹人厭,例如畫穆罕默德頭上有炸彈。也有些另有玄機。有一幅畫的是一個八歲小男生站在黑板前,黑板上寫阿拉伯文,他也長得阿拉伯樣,底下註明:「穆罕默德,八歲,住在丹麥某處。」因為丹麥有很多中東移民。但日德蘭郵報不知道,那黑板上的阿拉伯文意思是,「日德蘭郵報的編輯是一群保守的笨蛋。」

Holm的意思是,丹麥人就是喜歡開玩笑,這整件事就是玩笑,而且這整件事也可以被輕鬆地理解為無傷大雅,因為在刊出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裡,這些漫畫確實就是這樣被理解的。

他提起了安徒生,提醒我們,丹麥是那樣一個孕育童話的國度,而安徒生總是寫那弱小的、醜陋的、失意的,如何鹹魚翻身。他提起齊克果,古怪的存在主義哲學家,拒絕與他愛的女人結婚,「因為渴望比滿足更好。」(我立刻聯想到講求固精不洩的房中術。結果我想不起來他如何連結丹麥的存在主義傳統與這次的漫畫事件。)最後他說,「從今以後,我們是否要在『天真』後面加上問號?當我們說要有『文化敏感度』,那文化敏感度有沒有界線?」

在這之前,我所聽到的辯詞都是言論自由,Holm提出的辯詞卻是「天真」。天真,他用的字眼是innocence,那是一個召喚著安徒生童話的字眼。我還是不怎麼買這個帳,因為再回去看看那些漫畫,那頭上的炸彈、魔鬼的彎角,很難用「天真」來解釋吧。不過他描述的那個無傷大雅、沒人注意的情境,是有點道理。這東西也可以不放在聚光燈下那樣檢視的,他原來沒有那麼大的流通性與殺傷力。但還是要怪日德蘭郵報,他們登漫畫時自己登了一個編輯導言,就說是為了言論自由所以登這些漫畫。哈,多嘴。

台灣對此事的評論完全是同情回教的,認為丹麥有錯在先,只有莊佩璋的兩篇不同意回教徒對此事的回應方式,但仍同意漫畫是侮辱回教的。我看大部分同學也不買帳。不過,要容忍一個遙遠的外人很容易,可是當他移民到你家來跟你住在一起的時候,容忍與了解就粉困難了,而這正是丹麥的情況。丹麥的社會福利很好,稅很重,而中東移民很多。所以可以理解,丹麥人心裡多少有點不平衡。或許那才是回教漫畫背後的真正解釋。

最後Holm給了一份參考資料,今年六月號的Harpers雜誌找一個美國漫畫家逐一評論這些漫畫。他叫Art Spiegelman,出過一本很酷的漫畫叫做Maus講大屠殺,裡面所有的猶太人都是老鼠,所有納粹都是貓。他評得很有意思,每一幅漫畫依敵意的程度給一到五個炸彈的評分。末了,為了回應伊朗媒體公開徵求「嘲笑猶太大屠殺的漫畫」,他便畫了一幅。畫面是灰灰黑黑的,地上屍橫遍野,人們排隊朝向遠方兩個冒著黑煙的建築物,旁邊有警察模樣的人看守。畫面裡只有一個人身上有光,他在大笑:「哈!哈!哈!最好笑的是,這些事情通通不是真的!」

2 comments:

  1. 左手落風劍12:08 PM

    會反省自己的文化體
    通常都沒有什麼大問題

    老是在反省別人的文化體
    才是問題吧

    ReplyDelete
  2. innocence 其實很像是北歐國家的一個關鍵字

    話說我十月底要去南瑞典一趟呢
    那時你忙嗎
    有興趣的話可以來安排一下聚聚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