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11

【岔題】永誌不忘「無愛紀」


讀黃碧雲「無愛紀」(大田出版)。即使熟悉了她的腔調也還是挺好看的。但看到一段說火車上一個軍人打一個女人。好熟悉,我肯定讀過。難道我在什麼別的地方看到引用嗎?好大一段呢。還是我根本就看過這本書了?

想起上一次去朋友M家裡看他的新片。好看但亂了些,令人看不懂。我看完思索著如何告訴他應該重剪。朋友P忽然開口問M:「你不是說你有一部講什麼什麼的片子嗎……」大家凍結了片刻,M倒在我懷裡悲慘的哀嚎:「剛才這一部就是講什麼什麼的……」我笑死了,對M說:「你已經聽到了你該聽到的反應了。」又轉過去對P說:「如果妳是故意的的話,那妳就實在太犀利了,可惜妳不是!」

「無愛紀」裡,沈默的母親楚楚跟女兒的男友進了賓館。「她將他含在嘴裡,口裡釀著微酸的早熟葡蔔酒。」

!!!什麼時候不好打錯字,待她將他含在嘴裡了就偏要打錯字!葡萄釀酒不好嗎,偏要加蘿蔔!萄跟蔔長那麼像,我卻偏要看出來他們不一樣!我在最香豔的時刻笑場。

好處是,我不會再忘記我讀過「無愛紀」了。

7 comments:

  1. vampire3:32 PM

    我看了兩遍依然看成葡萄酒,
    足見我有自我浪漫化本能,
    根本不管含的到底是什麼。

    ReplyDelete
  2. 鯁哽2:32 AM

    我看她的書從來沒有一次透過像妳這樣的看法
    氛圍太悲傷
    往往都沉溺在其中的哀愁
    原來葡萄跟蘿蔔的關係是
    悄悄藏在斷續的話語中
    阿哈!
    下次我也要試著跳出來看看!

    ReplyDelete
  3. 其實我覺得黃碧雲很像羅曼史啊。但這樣說並沒有不敬之意。反而是我覺得羅曼史沒那麼糟。因為那種沈溺與哀愁、感染力,我覺得是很像的。如果能夠把讀者抓住,那就是很有力的吧。但我覺得她出太多書了。:P

    ReplyDelete
  4.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都沒發現是蘿蔔耶,還想說你到底在氣什麼?哇哈哈哈.我還覺得她形容得挺美的咧...你真是太不幸了,竟然看出錯了.

    ReplyDelete
  5. 夢孤嚕10:23 PM

    一般人以為校對狂狠苦,其實他們筆我們容易快樂得多。這個世界需要校對的比彼皆是。

    ReplyDelete
  6. 天哪天哪。我的網頁上有錯字,恨恨恨……好想把你刪掉……

    ReplyDelete
  7. 小電影8:28 AM

    認識妳挺久了
    居然不知道妳有校對癖
    看來妳的功力可打敗我以前的同事
    他可以校出A片字幕上的錯字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