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27

一千個吻那麼深


下一整天的雨,聽一整天的Leonard Cohen。
「妳聽哪一張?」
「……大概聽了六張。」
「哇!」
「就跟你說聽一整天啊。」
他的聲音真糟,年輕時尤然,他自己也知道,有一首歌裡自嘲地說他天生有付好嗓子。但是老了就好了,老了,失敗就是美麗的。

起先隨便聽聽。辨認出Hallelujah,有一集House裡用了那首歌,大約是一連串信與不信的拉距之後,在House晦暗孤獨的房子裡,鏡頭溜來溜去,我記得渾厚的男聲唱著哈里路亞。House與Leonard Cohen很合,那影集與那歌,都令信者起疑,也令不信者想要去找一點什麼來相信。如果Leonard Cohen是beautiful loser,House就是skeptical believer。

比較新的歌,一聽卻一驚,原來我在尼泊爾聽到的是他啊。「我的秘密人生」,「一千個吻那麼深」;我以為他唱「男孩跑了,女孩還年輕」,其實跑了的不是boy,是pony。馬在跑關女孩什麼事?

他是這樣唱的。

馬兒在跑,女孩還年輕。
儘管下注,前景看好。
小贏一回,僅此一回。
好運就這樣,沒了。
振作起精神呵,接下來就是
無藥可救的慘敗。
你認真過日子彷彿真有那麼一回事:
一千個吻那麼深。

一千個吻,究竟深還是不深。下了一天的雨,入夜,也就乾了。

7 comments:

  1. conjunction12:39 PM

    說到這我想到起一件舊事,很久很久以前,我在車上放他的The Best Of給你聽,你一聽就露出阿逆假式皺眉,說他的聲音不好聽.證諸這篇文,原來因為那張是1975年出版的.人的偏好果然是難以改變啊!

    BTW,那本論文是1993的

    ReplyDelete
  2. 小豆子1:21 PM

    歌詞簡直就是這陣子工作的縮影,
    我那麼認真地過日子,卻發現越忙越悲慘。
    幸好不是我悲慘,但千萬別追問是誰悲慘!

    ReplyDelete
  3. I choose the rooms I live in with care.
    The windows are small and the walls must be bare.
    There's only one bed and there's only one prayer.
    And I listen all night for your step on the stair.

    House and Cohen are both monks in their level of solitude.

    ReplyDelete
  4. 曾經跟一個嗓音一樣"著火燒"的男子
    在一間酒吧點聽Cohen
    他的Beautiful Loser我還沒看
    但我真喜歡他的聲音

    也想念阿逆假

    ReplyDelete
  5. josephine10:38 PM

    距離上次你到政大圖書館查資料, 至今已有十多個年頭不見ㄝ.結婚之後,一直住在馬來西亞.在那樣的文化沙漠裏感受不到台灣文壇的聲息脈動, 卻也意外地在兩次書展中所買的書裏讀到了你的作品. 這次在台停留的時間稍長而就在前幾天,竟在鎮上的圖書館裏發現你的”走進泥巴國”.立刻捧回家.

    寫得真好,真好,我不停讚嘆!我忙拿著你的書向我的家人說嘴,有種與有榮焉的興奮!

    我是黃慧如,還記得嗎?高中同學,住中壢的那個.

    不太好意思來這裏認親,只是很想讓你知道,我讀到你了.知道你忙,若能抽空,就給個信吧!我的email:hjosephine2000@hotmail.com

    祝 好 

     


     

    ReplyDelete
  6. OS:
    一千個吻怎麼深呀?應該是以量取勝吧! XD

    ReplyDelete
  7. 歡迎來坐,fuzzyspot。泥巴國惹你哭,現在我自己亂滾了兩年,也快要滾回去了。最後幾天,冰箱裡的剩菜不是別的,正是花枝,哇哈哈。

    ReplyDelete